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红色村落行
未出一汉奸 革命烈士数十人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778   时间:2012/4/25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全媒体记者 刘文思
通讯员 刘金辉
  一个村落即是一座城池。半个多世纪前,这里也曾金戈铁马,炮火连天。而今天的日光,暖暖的,到处洋溢着暖春的气息。耕作的村民三三两两走在马路上,他们脚下的土地,正是当年为保卫城池而布满鲜血的路。
小村庄的抗日英雄
  28日13:30,记者驱车50多公里赶赴临淄。途经敬仲镇时,货车多途经的道路变得坑坑洼洼。直行向北转至一个村落,一块奉献碑立在村委的门前,村民骑着摩托,来来往往。
  这是临淄区皇城镇南卧石村,抗日先驱李人凤的故乡,临淄区著名的红色根据地。
  谈起南卧石村革命、抗战的历史,当地一名70多岁的李姓村民滔滔不绝。他对记者说,1947年为解放全中国,推翻蒋王朝,在南卧石村的参军、参战征集中,村里一次参军人数超过100余人,在东五路口村北(原临淄县二区政府驻地)召开万人大会,曾荣获万代光荣红旅的英雄荣誉称号。
  “那个时候我还小,却永远也忘不了当年大参军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感人场景。”这位李姓村民描述,当时参军的人披红戴花,骑着高头大马,其中未婚女性就有10多名。“那个场面你想不到,”他望了望天,“真是太难忘了。”
  说起南卧石村的革命、抗战渊源,自然不能不提抗日先驱李人凤。南卧室村是李人凤出生并生长的地方,1922年以前就读于南卧石村初级小学。这位风云人物的英雄事迹,至今广泛流传在齐鲁大地上。
连肚剖开的庄稼汉
  不仅是李人凤,南卧石村走出了很多优秀的共产党员,其中仅革命烈士就达41名,在革命烈士的名单中,记者看到,有战士,有工人,有农民,也有村支书。
  “他们真的是好样的!”出生于1927年的李秋垚激动地对记者说,他们用自己单薄的身躯为保家卫国抛头颅、洒热血。
  有一个叫“铜盒”的半百农民,就是在鬼子进村后不久,生生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铜盒是一个健壮的农民,一脸大胡子,身手矫健。鬼子扫荡进了村庄,逼问他抗日游击队在哪里,他说不知道,接着被日本人残忍地杀害。”李秋垚回忆,当时他还小,只听大人们说,鬼子用刺刀从铜盒的喉部开始往腹部使劲划,身体正面全部被划开,肠子等器官流了一地,临死前还忍痛呼喊“打倒小日本!”
不仅是铜盒,还有情报站站长李秀山,在1945年被党内叛徒出卖,被鬼子活生生大卸八块,头、四肢、躯干全部切得一块一块,最后埋到地里时,身体也是不完整的。
刺在心底的亡国奴
  这些对于目前已经80多岁的李秋垚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的记忆。老人说起当年当亡国奴的日子,甚至一度不愿意提及。
  当年进驻至南卧石村的鬼子只有十余人,汉奸人数亦不在少数。尽管南卧石村有不少革命者,但是当时装备差、力量薄弱仍然使得战争异常艰难。
  李秋垚说,他及村民也曾被迫为日本人修过房屋,当时真的是咬着牙。“日本人会用枣树枝削尖后往人身上死命打,不从就会直接毙掉。”
  在目前尚有上世纪三十年代老人的记忆里,鬼子的进程是“突然”的,同时也是“毁灭性”。烧杀浸淫,无恶不作,一个小小的村庄来来回回就被烧了九次。“那个时候的记忆就是鬼子来了躲,房子烧了,家没了,只能住在破庙中。”记者了解到,为了避难,每家会在院子的隐蔽位置藏着小地窖用于躲避,但是能容纳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亡国奴的记忆让李秋垚老人难以忘怀,1946年,他参加了地方军,后转战渤海军区,参加过渡江战役,以及解放南京、上海。
旧时记忆的记录人
  现如今的南卧石村,人口已经达2400余人,占地2000多公里,村民多以种植蔬菜为主,有“西红柿第一村”的美誉,李姓是村里的第一大姓。村书记兼村主任李新生告诉记者,由于1986年对村里进行了拆除和规划,旧时的留的建筑物所剩无几。
的确,站在这个村里里,到处都是整齐的成片的瓦房,很少再见当年根据地的身影,就连当年存留的瓦房也难以寻觅。
  对于村子旧时记忆的找寻,1946年出生的李正玉滔滔不绝。这位66岁的老汉如今身体硬朗,骑着一个小三轮车,做着修自行车的小生意。
  走在南卧石村的路上, 老人滔滔不绝地向记者描绘旧时村落的模样,甚至每走过一处,他都能说出这里以前的故事。
  他是一个热心人,亦是这个村子旧时记忆的守护者。
  老人说,退休后,孩子们也都渐渐长大,闲来无事的他就骑上小车,慢慢溜达。听旧时老人说当年的意气风发,或是修车时闲聊曾经走过的峥嵘岁月。
  “时间长了,听到的故事都穿成了一条线,了然于心中。”老人向记者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在这个破旧的小本子上,记录着整个南卧石的历史,从历任领导到历史事件,从旧时儿歌到新编诗句,一页页,密密麻麻。
  “村里的老人年龄越来越大了,孩子们走出去的也越来越多,也许没有人再对村里的历史这样了解了。”老人叹了口气,“但是我就是喜欢把他们记在心间。”

记者手记:血是会燃烧的
已是斜阳微照。
  踱步走在村子里,沿边早已是常见的瓦房,在路边,我闭上眼,想感受下旧时的喧嚣。
  然而我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吹在耳边的只有如今暖暖的春的气息。
  临离开前,我去了一个小院,虽然不算是李人凤的纪念堂,但在那旧时的资料展板前,我诵读着旧时他们一代的记忆与间接,心里已暗藏波涛。
  是的。尽管已难觅旧时踪影,但通过这些字,我依稀感受到了当年的情怀——那个属于革命、属于理想,属于奋斗,属于自我寻找与寻求信仰的时代,属于哪个时代,那些周身热血奔涌的人们。
听他们的事迹,读他们留下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他们……
  四月,已是花们的节日,阳光的盛宴,但仍夹带着冬季的不甘心。.我的心,在不停地抚摸着这段历史,渴望着,渴望先烈们当年的热血,能够再度燃烧我辈人。
  一页风云散,变幻了时空。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百户人家近百人参加八路军 房家村...
一村庄守护6无名烈士64年
山沟里建起抗日政权--探访淄西...
红色村落行第二篇--探访淄博历史...
红色村落行第一篇--户户当军属 一...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