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一昼夜抓获8个潜伏特务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882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一昼夜抓获8个潜伏特务
淄博南下干部蔡玉璋讲述61年前惊心动魄的故事

     1948年春天的一个深夜,周村东门里南北大街的十字路口处有一家中药铺刚刚打烊,静谧而普通。
黑夜中,突然身穿商人大褂的5个人敏捷而神秘地摸到中药铺门前,其中一人“梆梆梆”冲着大门紧拍三下,接着又来一遍,听到门里边走出一人问到:“谁?”“赵先生,买两贴膏药”“请到里边来吧!”小老板开门的声音刚落下,五个人“唰”地冲了进去,把小老板按在了地下。
      中药铺卖药为虚,实为国民党军统局济南站周村组潜伏特务的根据地。而夜袭中药铺的5个人是当时桓台县公安局组成的精干小组,敲门人就是淄博南下干部蔡玉璋。
     黑夜下的这一幕,蔡玉璋永远无法忘记,他说,那一夜和接下来的一天,他和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宋鲁源等5人共抓捕了军统局济南站周村组潜伏特务8人,缴获了特务电台和武器,当天,蔡玉璋还赤手空拳将已经潜逃的潜伏组长蒋耀玲抓捕归案。
      时光荏苒,转眼间蔡玉璋从1949年从桓台县公安局局长南下到福州建设新祖国已经60年。深秋季节,记者在福州见到了当年敲门的小伙、如今91岁高龄的蔡玉璋老人,回忆起反特,老人甩掉拐杖站起来为记者绘声绘色地讲起当时的惊心动魄。

夜袭药铺

       蔡玉璋当时在桓台县公安局任股长。“闯进中药铺,我没有找到当时的特务头目赵崇德,气得我咬牙切齿!”蔡玉璋抓着小老板(军统组成员)的脖子就把人提到了厕所里按倒在地,接着蔡玉璋拿出枪,冷冰冰的枪口触到脑门上,一副真正枪毙的架势,小老板已经吓得魂飞胆丧,浑身哆嗦成团,半天才从牙缝中蹦出“请……饶命……什么都好说!”
      红光满面的蔡玉璋老人笑了笑说,他们进入中药铺之前就已经获得确凿证据:中药铺就是特务的联络点,而且小老板胆小怕事,所以采用了这一招。没想到小老板果真如实招供赵崇德是他姑父,还答应带着蔡玉璋等人去找赵崇德。小老板还透露中药铺是一号处,负责联络工作,赵崇德在这里见“客”,有时也住宿;二号处是赵惠卿家,三号处是最秘密的地方,在周村西南角高高的门楼处,是赵崇德工作和接待“外客”的地方,偌大的宅子住着一个称呼为“高婶婶”的女人。
      “当时已经是夜里2点,我和宋局长、小苗三个人,由小老板直奔三号处。来到门前,我和小苗负责在外站岗,由宋局长和小老板一起进去会赵崇德。”蔡玉璋告诉记者,宋鲁源进去后和赵崇德斗志斗勇,成功将其抓获。

留守药铺

      蔡玉璋回忆说,逮住特务后,他并没有立刻离开。“突然被我们捣毁,潜伏的军统特务已成惊弓之鸟,他们不知道怎么办好,必定到药铺来听取上司旨意,所以我们当时决定这个药铺不能丢。我就主动留在了药铺,专门负责卖膏药,其他人带着赵崇德回驻地(渤海三地委驻地在桓台索镇)去了。”
      蔡玉璋指示小老板,每天要和往常一样大大方方做生意,不能有一丝一毫可疑的地方。交代完毕,蔡玉璋让小老板写了一张“新到中药”的大广告,将门口“周村市人民政府一号通告”严严实实地覆盖了。
天刚亮,小老板一家人开张营业,不多时杨老四就来了。
      杨老四是军统委员,以席商为公开身份四处进行特务活动。
     “小老板答过暗语后,说赵先生在里间,其实那时的赵先生就是我,哈哈,杨老四求见情急,掀开帘子就向屋里迈,我瞅准机会狠狠地向他的小腿猛踢一脚,他噗通一声跪下了。”蔡玉璋接着扣套脖子,绳拴胳膊,一眨眼功夫,杨老四就被五花大绑捆起来,装进麻袋里,当作货物运走了。

赤手空拳抓特务

      杨老四刚被抓住,另一个特务头目蒋耀龄就进入了蔡玉璋的视线。
      蒋耀龄1946年曾被桓台县公安局关押过,当时因伤势严重被准监外就医,但他狼性不改,一缓过气来,又跑到周村当了军统特务。
      “透过帘子,我看到蒋耀龄把一顶咖啡色的礼帽戴得几乎盖住了两道八字眉,他立在店门口看了看‘新到中药’的大广告,毫不理睬店内一眼,慢腾腾地走了。”蔡玉璋一看形势不妙,戴上墨镜,告诉小老板在“家”注意点,就大摇大摆地朝着蒋耀龄的相反方向走去。
     蔡玉璋来到不远的一家日用杂货店,假借买烟侧目一窥,看到蒋耀龄在不到一百米的地方闲逛。于是,他从一条胡同向蒋耀龄绕过来,这家伙还留在那里,过一会向前走几步又停下,一会转身进了一家饭店。
“我刚要追进去逮捕他,一想不行啊,这是个客商集散的地方,逮住他会闹得满城风雨,计划就会完全败露,我就来到饭店对面的小茶馆,选个能盯梢的位子坐下喝茶。”蔡玉璋说这一等就到了天黑,蒋耀龄才从店里走出来,压低帽檐快步来到中药铺,动手去揭“新到中药”大广告。
      这时,小老板在里面忙打招呼,请他进来。
      蒋耀龄溜进去低声问:“赵先生在吗?”
     小老板向蒋耀龄身后一瞟,随即点了点头,并告诉那张“通告”就是赵先生叫用广告盖掉的。
蒋耀龄如释重负,一边扑打着身上的尘土向里间走,一边骂骂咧咧地嚷着,说被那“门神”吓得一天一夜没敢进药铺。
      这时,紧盯在后面的蔡玉璋,看到蒋耀龄要掀帘伸进头去,猛然用力抓住他的头领,脖子勒得很紧,一声也喊不出来,另一位埋伏在此的人窜过来,把枪口一下子顶住了蒋耀龄的胸膛,蒋耀龄乖乖地被逮捕了。
蔡玉璋说,晚上要熄灯打烊时,又抓获了一个叫王玉京的军统特务。那一天一夜,他们共抓获了8个潜伏周村的特务。

身兼数职搞建设

      因抓获潜伏特务有功,蔡玉璋被提拔为第三专署公安局一科科长、桓台县公安局副局长、局长。1949年底又南下到福州。
     “南下后,先到上海华东革大二部学习,然后就留在福建省做土改、审干工作,从1957年起任福州贮木场党委书记开始,我的这辈子就和林业打起交道。”南下60年,最令蔡玉璋难忘的时光是1958年11月。
      那年蔡玉璋任福建林学院党委办公室主任,当时由于学院干部紧缺,蔡玉璋一人身兼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监察委员会主任三个职务,边教学边劳动边建设,他和全校师生一起起早贪黑地建设学院,至今还有很多林学院的学生给蔡玉璋打电话。
      当记者提出让蔡玉璋讲讲他南下后取得的工作成就时,老人笑着摆摆手,只说没有成就,他老伴提醒说:“你在贮木场的成就,就很好啊!”让记者意外的是,蔡玉璋竟生气了,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那都是大家的成就,怎么是我的成就,说那个干什么?”然后话题一转,谦虚的蔡老又兴奋地说起了当年抓特务的经过。
      每位南下干部,都有一段印刻在灵魂深处的经历,蔡玉璋老人也不例外,赤手空拳抓特务是他一生挥之不去的记忆。蔡玉璋晚年生活很丰富,书法、门球、象棋样样精通,至今每天晚上和老伴都要厮杀两盘象棋。采访结束时,记者来到蔡玉璋的卧室和他告别,“我八六年回去一趟再也没回去过,家乡一定建设得好吧,越老越想回去,可身体不允许了……”蔡玉璋从床上起来,握着记者的手久久不放,感慨地说,有生之年不知何时能再见家乡人。

人物小传

       蔡玉璋,1918年3月生,高青县人,中共党员。1941年始开始在公安系统工作;1948年起,先后任第三专署公安局一科科长、桓台县公安局副局长、局长;1949年南下,先后任福州贮木场党委书记、福建林学院党委办公室主任、福建省林科所党总支书记、厦门经济植物研究所党总支书记等职;1979年12月,任福建省林业厅办公室主任、福建省林业产业工会主席;1983年离休。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追寻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引进华侨人才建设祖国他开先河
一位南下司务长 一位救火英雄
一位烈士,激励了他一生
为知识分子服务了一辈子
王耀亭:死里逃生的那些事
他,全国首创人才市场理论
摔出麻袋厂 哭出北仑港
人越老,咋还越想家了呢?
南下再南下 情注永安城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