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一位南下司务长 一位救火英雄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1176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淄博南下干部段恒信、李明讲述扎根永安60年
一位南下司务长 一位救火英雄

       永安是座美丽的山城。走过两侧高楼林立的大马路,从永安燕西街道办事处沿着一个山坡向上,转了三个弯后终于来到一幢三层小楼门前。这就淄博南下干部、原永安县老干局局长段恒信的家。段恒信每天都会沿着这个山坡来回走上几圈,看看永安的高楼,看看永安的路。60年前,段恒信等淄博南下干部接管永安城时,永安百姓住的是用竹篦子编成的房子,走的是崎岖的山路,城区建设都被国民党破坏殆尽。淄博南下干部,也是永安县城的首批领导班子,几乎从零点出发,一砖一瓦,一针一线地缝补起这个满目疮痍的永安城。

南下,我当司务长

       记者一行来到段老家门口时,老人正在二楼浇花,听到记者敲门,老人忙喊老伴:“家乡人来了,快点去开门!”接着便是咚咚的下楼声。段老很爽朗很健谈,从反特到剿匪再到减租减息,从司务长到建设局局长再到计委主任,段老始终面带微笑还不时爽朗地大笑,好像剿匪时的凶险和重建永安的艰难都弹指一挥间。
     “我的职务就是司务长,管着一大家子人吃饭、洗脚,今天说来就是保姆,哈哈!”南下时,段老是南下七大队三中队司务长,带领炊事班的十几个兵负责筹粮、做饭、烧水。段老说,那个时候筹粮做饭可和现在不一样只要拿着钱买菜下饭馆都行,那时候难着哪!
段老回忆说,南下时不管刮风下雨,他们都是以步行为主,一天最多走过近百里路,每天早上部队7点行军,而段老和他的兵为保证所有干部出发前吃上饭,几乎每天都是早四点起床做饭。“晚上行军遇到村庄住下,我们炊事班打前站的战士要拿着粮票和柴草票到供应站去兑换,赶上哪个地方没有供应站就得用自己身上带的粮食。”段老虽然是司务长,但负责的却不仅仅是筹粮做饭那么简单,每到一个地方住下,部队人员先休息,他就开始准备粮食做饭,找稻草铺地,等所有战士吃饭时,他又开始忙活着烧水给所有人员洗脚,挑脚泡。
     比所有人起得都早,都所有人睡得都晚。就是段老南下征程的真实写照。但段老说,当时他26岁正年轻没感觉累,但是长期行军,有些年轻的小战士身体受不了又怕掉队就扯个长带子拴在别人腰上跟着走,而有的人眼睛闭着边睡边走,就这样一路从山东走到了福建。

南下的第一个春节

     1949年8月,南下干部抵达福州,福建省委决定以高青、齐东和益寿三个县的南下干部和部队转业同志,组建永安地委、专署和所属八个县及区的机构,随后向永安进军。
      “我们到永安时正赶上过春节,南下走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扎根永安,但那个春节过得一辈子也忘不掉啊!”当时永安正下冰雹,天气非常冷,冰雹砰砰地打到房顶上把房子都打漏了。段老说:“你们可能难以想象,那时的永安,群众生活苦到什么程度。群众没有棉衣棉被,大冬天穿着单衣,然后在腰上扎个火炉,而到了夏天没有蚊帐,靠火熏蚊子,天天吃糠菜。”
      南下干部都是从贫苦的山东农村走出去的,受过穷吃过苦,但是永安当时的落魄还是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南下时本以为要接管京、沪、杭等大城市的南下干部,来到穷乡僻壤落差之大,心里多少有些委屈。南下后的第一个春节,他们只有老酒喝,枇杷吃。俗话说落地归根,喝完酒,过完节,年轻气盛的山东南下干部放下心中所有的负担,咬牙发誓一定要让永安百姓过上好日子,凭着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开始着手建设永安。

永安盖上砖瓦房

       虽然踌躇满志,但是永安的恶劣环境还是让南下干部屡屡受挫。
段老说,永安是国民党的省驻地,战争结束后一点东西都没留下,不能带走的就全部毁掉了,当时流传一句顺口溜形容永安“六山三水半分田”,满眼所见几乎都是梯田。“而且永安周围山林茂密,山上的老虎经常下来吃百姓的猪,而山上的野猪常常跑到村里吃稻田,老百姓走小路吃糠菜,说民不聊生一点都不夸张。”如何把一穷二白的永安建设好,山东南下干部多少天都睡不好觉。思路清晰了,情绪稳定了,首要的工作就是剿匪、斗恶霸、减租减息,做群众工作。根据分配段恒信来到了永安二区,上坪、清水一带,土匪最多的地方。
     “永安话听不懂不回说,剿匪、做群众工作都得带着两个翻译,我所在的区剿匪用的办法就是发动群众和我们一起剿匪,然后把民兵组织起来,几步路设一个岗,几乎砍断了土匪的运粮渠道,后来土匪走头无路就下山偷黄瓜吃被逮住了。”
      1958年8月,段恒信担任永安县建设局局长,那一年华东局也派来工作队搞测量帮助永安规划建设。段老说那时的永安底子薄,几乎都是竹篦子编的房子,就这样的房子还被国民党炸毁了。“1958年,我们开始拆调永安的旧房子,全部盖成砖瓦房,又盖了电影院、体育场,拓宽改造了马路,永安有了现代城市的雏形。”段老说,三中全会以后,永安发展更快,原来的砖瓦房,现在变成了高楼大厦,原来全县经济收入不到1亿,现在都超过100亿;原来有钱买不到东西,现在几步远就有超市……段老高兴地细数着60年来永安发生的点滴变化,而永安沧桑巨变60年又何尝不是南下干部鞠躬尽瘁的60年呢!

李明:大火过后的淄博英雄

      采访段恒信老人,永安县人民法院离休的淄博南下干部李明老人一直陪着。其实,记者来到永安的第一天就见到了李老。初次见到李老,心里特别难受,眼泪不停地打转,他的皮肤红红的,两只耳朵都有残缺,一直沉默地坐在角落里。78岁的他在南下干部中算最年轻的,但是因一次救火,他身体大部分烧伤,耳朵也被割掉。
      1974年8月11号下午3点,李明永远忘不了的一个时刻。
那天,永安县鞭炮厂突然起火,并引燃了附近的雨伞厂,当时正在永安县人民法院工作的李明和同事们立即赶到现场救火,“当时火很大,温度很高,我正在救火的时候,后面突然一股大火扑过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醒过来,李老已经身体大部分烧伤需要植皮,治疗过程中又耳朵发炎厉害,无奈割掉了。
永安粮食局搞储运、当打字员、永安人民法院当法警……此次采访的南下干部中,李老是唯一一位没担任过任何职务的南下干部,但他依然说自己是最幸运的,因为当时救火时有7个重伤者只有他自己活了过来。“来到这里,一辈子没干什么大事在哪里都是个普通小员工,60年就这样过去了。”李老平静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但却布满伤感。其实李老的生活简单并不平凡,采访结束时,淄博南下干部张永平告诉记者,李明是一个懂得感恩非常热心非常踏实的人,离休后还发挥余热到律师事务所接待来访群众,处理民间纠纷数起。

人物小传

      段恒信,1923年6月生,常家镇北段村人,中共党员。1945年3月参加革命; 1949年南下后,历任福建省福州市减租减息工作组组长、永安县上坪区区长、洪田大乡党委书记等职务;1958年8月至1981年4月,历任中共永安县委委员、永安县建设局局长、人事局局长、基本建设局局长、计委主任;1981年4月起,任永安县老干部局局长;1983年12月离休。
     李明,1932年9月生,田镇镇闫家村任人,中共党员;1949年南下后先后在上海其美仓库、南下服务团四大队队部、福州革大三部工作;1950年5月后,先后在永安专署粮食局、福州龙岩专署粮食局、永安县人民法院工作;1981年12月离休。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追寻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引进华侨人才建设祖国他开先河
一昼夜抓获8个潜伏特务
一位烈士,激励了他一生
为知识分子服务了一辈子
王耀亭:死里逃生的那些事
他,全国首创人才市场理论
摔出麻袋厂 哭出北仑港
人越老,咋还越想家了呢?
南下再南下 情注永安城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