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一位烈士,激励了他一生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794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一位烈士,激励了他一生
宁化县财政局原局长杨守田话南下生活

    
      他毕生从事会计、财政工作,练就了一套“没有算盘能当有算盘打”的神算本领。南下60年,除了最初的十来年中曾回过家外,近50年他从未踏上故乡的土地,却经常念起家乡的一草一木。他的记忆里,一个带他走上革命道路、又一起南下的老乡影响了他一生。这个老乡的牺牲让他痛苦了一辈子。他就是淄博南下干部、福建宁化县财政局原局长杨守田。

  
巩大哥带我走上革命道路

       南方的秋天依然有些炎热,宁化采访最后一天的午后,在宁化县老干局副局长钟菊娥陪同下,记者很快找到了杨守田的家。一落座,杨守田一声长叹:“南下60年了,爬不动了。这辈子,我忘不了巩大哥。”
巩大哥是谁?他对杨守田有什么影响让他终生难忘?刚刚午休后的杨守田揉了揉眼睛,几十年的记忆就此展开:“我们南下时,也有很多顾虑。家里有父母,有的还有老婆、孩子,出去这么远,还能回来吗?我南下就受了我这位巩大哥的影响。他叫巩秀河,我们在高青,家离得很近。他大我几岁,当时工作非常出色,我一直把他当作大哥,认定他做的事就是对的。动员南下时,他第一个报名。跟着他准没错,我就是看到他报名才决定南下的。”
      南下后的杨守田和巩秀河有过什么交往吗?杨守田接着说:“说来也巧,南下后,我们一起来到宁化,并且还在同一个区(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乡镇)。我们在的区叫禾口区,他是组织委员,我是财粮委员。我们天天在一起剿匪、搞土改,他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枪法准。”
    巩秀河的枪法到底有多准呢?杨守田回忆说:“有一次,巩秀河和一个土匪打斗,先是赤手空拳打了几个回合,土匪见势不妙择机就溜。巩秀河掏出手枪朝土匪开了一枪。可是那土匪连倒也没倒就跑了。我问他怎么不打死他,他说,我们要感化他,不能上来就要他的命,刚才我开枪打的他的耳垂,给他蹭伤但不能打破。不信你追上去看看,他的右耳垂发黑。”
    真有这么准吗?杨守田说:“我追上去一看,可不是吗,土匪右耳垂发黑,是被子弹蹭伤的。巩秀河就像《三国演义》中黄钟箭射关羽的盔缨一样,本来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土匪,不是打不死你,是希望你改邪归正。哪知这个土匪胆子太小,三天后竟吓死了。”

巩大哥的走,我一生的痛

      刚刚解放的宁化,不甘失败的地主封建势力和国民党残余分子相勾结,四处搞破坏,伺机威胁我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就在巩秀河、杨守田他们为土改、剿匪忙碌时,不幸发生了。
1950年8月3日,宁化县委发出通知,准备召开宁化县第二次人民代表会议,要求各区5日内选出人民代表并护送到县城。8月4日晚,巩秀河和几个干部在一个叫淮土的村庄召开会议选举代表。散会时已近半夜,出于安全考虑,巩秀河带领两名干部住在淮土街口的一座两层木楼里,其他同志住在会场附近的一个祠堂里。分开住,为的就是一旦发生意外能够相互救援。
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开会时,已有土匪混入会场,他们摸清了巩秀河和其他同志的住处。半夜时分,土匪头子、原淮土乡伪乡长刘万椒带领100多名土匪,又勾结以外号叫陈瘦子为首的另一股土匪,分别包围了祠堂和巩秀河住的木楼。寡不敌众又无法救援,除一人因重伤昏迷让土匪误认为死亡而幸免于难外,其他同志全部牺牲。
     “那一晚上就走了8个,我巩大哥就是那天晚上牺牲的。后来土匪头子刘万椒被我们逮住,他穿的就是巩大哥的灰色制服,用的是巩大哥的驳壳枪。恨的我们,枪毙了这个大恶鬼,为巩大哥他们报了仇。”说起巩秀河的牺牲,60年过去了,杨守田依然热泪盈眶。
    坐在一旁的杨守田的老伴郭殿英插话说:“巩大哥牺牲后,老杨给家里写了封信,我把这些情况又告诉了巩家。巩秀河有一个哥哥,他的奶奶、母亲都是寡妇,他牺牲后,他对象在高青也守寡了,三代三个寡妇。1953年,巩秀河的哥哥来到宁化,把巩秀河的骨骸背回去了。我记得,是用棉布蘸着酒精把巩秀河的骨骸一点一点擦干净,装在袋子里带回去的。”郭殿英老人今年81岁,也是高青人,1948年与杨守田在老家结婚,1953年来到宁化。

没有算盘能当有算盘打

      说起牺牲的战友,杨守田陷入了深深的悲伤。“杨老,不谈您战友了,给我们讲讲您的经历吧?”记者一句提醒,杨守田慢慢从伤感中摆脱出来。“我啊,经历很简单,也没大贡献,不值得一提。想起牺牲的战友,想起巩大哥,我就努力工作,不然对不起他们。”
      杨守田都做了哪些工作呢?“不是不谦虚,在我们那些南下干部中,我学历算是不低的。我初中毕业,他们大多数是高小毕业。我日伪时期的中学读过书,我日语学得挺好,和日本人对话没问题,现在还能说几句。可能是因为对语言感兴趣,来到宁化不久,当地话我不仅能听懂,还会说。后来不少同事都来自各个地方,我见了啥人说啥话,他们的方言我都能讲个八九不离十。”
    宁化县老干局副局长钟菊娥提醒说:“前几年,杨老还经常去给孩子们上珠算课。他的算盘,简直是宁化的神算。”听到这里,杨守田摆摆手说:“年轻时行,现在不行了。我一来到宁化就是财粮委员。报销、算账、出纳、物资供应、发放工资,都得经过我手,算盘摸得时间长了就熟悉了,有和没有是一样。桌子上就是没有算盘,我也能报数。眼前没有心里有,没有算盘能当有算盘,加减乘除,手一拨拉,马上报数。再就是,别人打十下八下,我三下两下就报数,为什么呢?珠算加心算。比如21X15,别人用算盘可能得打好几下,我直接打上结果,心算就行,21X15=20X15+15=315,其实很简单,先把整的算出来,再加上零头。熟能生巧啊,你熟悉了比我打得还好。”杨守田谦虚地笑起来。
      从1962年回过高青,杨守田再也没回过老家。“年轻时想回去,但工作忙,路又远,没有时间。老了,父母早都不在了,老同学、老战友也多数不在了,想见的人回去都见不上了,徒增伤感,还是不回去了吧。”没有那些经历,老人的复杂心情我们是没法理解的。

人物小传

      杨守田,1929年农历正月初一生,高青县徐家寨人。195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南下福建宁化,任宁化县禾口区财粮委员。1951年到宁化县财政处审计科,1954年到县计划统计科,1972年任宁化一中副校长,1981年任宁化县财政局局长。1992年5月离休。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追寻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引进华侨人才建设祖国他开先河
一昼夜抓获8个潜伏特务
一位南下司务长 一位救火英雄
为知识分子服务了一辈子
王耀亭:死里逃生的那些事
他,全国首创人才市场理论
摔出麻袋厂 哭出北仑港
人越老,咋还越想家了呢?
南下再南下 情注永安城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