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摔出麻袋厂 哭出北仑港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1042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摔出麻袋厂 哭出北仑港
淄博南下干部、浙江省原常务副省长翟翕武情系浙江工业60年

    
      从1949年来到杭州,60年来,他负责接管过国民党留下的工业烂摊子,直接领导创建过闻名全国的浙江麻袋厂,参与指挥建设过我国第一个10万吨级港口——宁波北仑港。离休后一直关注浙江工业,情系老龄工作,闲暇时挥豪泼墨,怡然自得。如今已是94岁高龄,每周仍坚持不坐电梯到三楼的办公室办公。耄耋老人,离乡60年仍记得故乡博山“桥上流水、桥下走人”的奇观,仍记得北亭子、赵秋谷和孝妇河。他就是淄博南下干部、浙江省原常务副省长翟翕武。

兵不血刃,开进杭州城

     “我们南下的任务是接管杭州,当时杭州还没解放,我们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是,1949年5月3日,随部队进入杭州时,我们并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原来,解放军锐不可当,所向披靡,渡江战役后,杭州国民党守军见大势已去,闻风而逃。”翟翕武回忆说,解放军进驻杭州时正好是晚上。他们没有一个去敲老百姓的门,没有一个去要吃要喝要住的地方,全部露宿街头。第二天,老百姓开门一看,看到很多士兵都睡在冰凉的地上,他们纳闷: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军队?共产党、解放军哪里是国民党宣传的共产公妻、连偷带抢的样子?“就这样,解放军和我们随军南下的干部,给杭州老百姓的第一个印象就把国民党的欺骗宣传揭穿了。”
      接管杭州后,指挥过淮海战役、上海解放的军事家谭振林,任杭州军事管理委员会主席,翟翕武就在军管会下设的工业部企业管理处任处长。从担任处长的那一天起,不管社会主义改造还是改革开放,不管担任浙江省轻工业厅厅长还是担任分管工业的常务副省长,翟翕武和浙江工业一直紧紧连在一起。
    “国民党从杭州败退时,企业很少,主要是水厂、电厂、缫丝厂、棉纺厂,重工业几乎为零。这些企业基本上没有受到破坏,水厂、电厂一天也没有停止供水、供电。这得益于两点。”翟翕武解释说,“一是当时的接管政策好,是原封不动的接管。到那里开个大会,宣布从今天开始,某某企业成为全民所有企业,工人工资不变,厂长职位不变,一切正常生产,这样最大限度的稳定下来。还有一个原因,地下党发挥了很大作用。接管之前,地下党就秘密宣传党的政策,有觉悟的工人爱厂、护厂,同国民党破坏分子作斗争。政权更迭,在工厂和工人中却没有造成大的混乱。”

自力更生,建成麻袋厂

      接管杭州时,解放军正在继续南下,向尚未解放的大片国土进军。支援前线成为解放区人民的一件大事,刚刚解放的浙江当然也不例外。“往前线运粮食,麻袋、口袋很少,用什么盛粮食成了大问题。老百姓用炕上铺的席子卷成篓子,放在独轮车上,一边一个盛粮食。当时,北方来的粮食都是小米,装在席子卷成的篓子里,路又颠得很,一边走一边漏。军队需要麻袋,百姓也需要麻袋。”讲起当年对麻袋的迫切,翟翕武依然记得那些让人发愁的难题。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浙江萧山一带盛产黄麻,杭州军管会主席谭振林看到长势喜人的黄麻,就问分管工业的翟翕武能不能生产麻袋?当时一穷二白,翟翕武有点为难:“光有黄麻不行,还得有机器。”谭振林恍然大悟:“解放上海时,国民党有台进口的麻袋机,把它运到这里来生产麻袋好了。”翟翕武回忆说,当时萧山一带盛产黄麻的地方有片800亩的空地,原是日本租借地,还有栋小洋房。于是决定在这片空地上建麻袋厂,这样就不用拆迁征用百姓的土地,离得原料产地也近,节约成本。负责工程设计的是个留美的汤姓工程师,在建筑设计方面很有成就。1950年初,浙江麻袋厂破土动工,只用大半年时间工厂建成。就在建厂的同时,翟翕武派了两个技术工人到上海,修理、调试已经生锈的麻袋机。工厂建成时,麻袋机也运到了浙江。1950年8月1日,工厂建成投产,生产出了新中国的第一条麻袋。

亲任厂长,超过麻袋王

      山沟里闹革命出身,连马达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如今被安排分管工业,毫无经验的翟翕武,非常需要一个熟悉工业的机会。“不是让我分管工业吗?我先找个工厂干干,增加点感性认识。我自告奋勇,亲任浙江麻袋厂厂长。当时有很多人准备看笑话,说共产党打仗行,搞工业是外行。我下定决心,一定要生产出世界上最好的麻袋。我问厂里的工程师,世界上哪里的麻袋最好?他说英国的麻袋最好。英国的麻袋中间有一道被染成绿色,俗称绿杠麻袋。绿杠麻袋是公认的世界麻袋王。”说到这里,翟翕武不减当年的豪迈,“我和技术人员商议,两年内咱们麻袋的质量一定要超过麻袋王。”怎么才能知道自己生产的麻袋超过麻袋王呢?翟翕武接着说:“除了物理检测外,我们用了一些土办法。各拿一条浙麻麻袋和绿杠麻袋,装满同样的大米,拴在吉普车后面拖,看那只麻袋先破。结果绿杠麻袋先破了。然后,再各拿一条浙麻麻袋和绿杠麻袋,再装满同样的大米,吊到高高的水塔上,从同一高度同时跌落,重重的摔在同样的地板上,结果还是绿杠麻袋先破了。绿杠麻袋是世界麻袋王,浙麻麻袋比它还要强。浙江麻袋厂一炮打响,闻名全国。那些等着看笑话的的再也没啥可说了。”
      浙江麻袋厂为新中国初期的经济建设作出的巨大贡献。翟翕武说,“这个厂投资3800万元,上缴国家的利润达14亿元。”除了麻袋厂,在翟翕武的直接负责下,浙江丝绸联合厂、化纤厂、毛纺厂、绢纺厂等一大批企业陆续建立起来。60年来,浙江经济一直处于全国经济的第一方阵。

支持李彻,哭出北仑港

      在浙江的60年里,翟翕武除了四年多的时间外,一直在省会杭州工作。这四年多的时间,是在浙江第二大城市宁波度过的。“1974年到1979年,四年半多的时间里,我在宁波亲身经历了全国第一个10万吨级港口——北仑港、后来成为全国最大石化企业的镇海炼油化工厂的建设。”改革开放之初的翟翕武,为浙江工业倾注了更多的心血。
      在宁波创建的几个大项目中,翟翕武最难忘的是北仑港的建设。他幽默地说:“北仑港是哭出来的,当然不是我哭出来的,是交通部女工程师李彻哭出来的。”这么一个大项目,怎么会是哭出来的呢?翟翕武回忆说:“建北仑港以前,全国还没有一个10万吨级的港口。上马项目先要设计,当时绝大多数意见都认为,咱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必须请外国工程师设计。交通部女工程师李彻,毛遂自荐要自己设计。我支持李彻的想法,但北仑港请谁设计要交通部批准。我虽然是工程建设的总指挥,此时对李彻爱莫能助。于是,李彻就到交通部长的办公室,哭着恳切要求自己设计,部长不同意。第二次又去,李彻说愿意立下军令状,设计不好任何处分她都接受,部长还是不放心,她只好哭着离开。第三次又去,她坐在部长办公室哭着不走了。最后,交通部长陶奇顶着多数人要求国外工程师设计的压力,同意了李彻的意见。”
      国际上有条不成文的规定,10万吨级港口在9级大风的情况下,不允许轮船直接停靠,如果直接停靠,很可能把港口撞坏。李彻有一股女同志少有的倔劲儿:“我就是要让10万吨级轮船在9级大风下直接撞向北仑港。”大家都为李彻捏着一把汗。夏秋季北仑一带的海面上经常有9级大风,有一次正当9级风起,风狂浪大,李彻让一艘10万吨级巨轮船重重的撞向北仑港,港口纹丝不动。大家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荷兰鹿特丹港口的世界顶级专家鉴定说,北仑港无可非议,是成功的。后来,连云港等几个10万吨级和更高吨位的港口,都是中国人自己设计,都是成功的。

提出建议,建立老龄委

     1983年,离休后的翟翕武一直没有闲着,他自谦又不失幽默地说:“叫花子走夜路——无事忙。20多年了,不知道天天忙什么,但我一天也闲不住。离休后和几个老同志一起,开始关注老龄工作。1998年,我和省委退下来的另一位老同志一起给朱鎔基总理写信,建议设立管理老龄工作的机构,编入政府序列。”为什么要提这样的建议呢?翟翕武解释说:“从1983年开始,我和几个老同志十几年的经验证明,中国的老龄问题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单凭退下来的几个老头,做不好这项工作,必须设立政府机构,有职有权,这样工作才能有力的开展。很快,朱鎔基批示了,从此老龄委列入政府机构,李岚清副总理任全国老龄委第一任主任,接着省、市各级老龄机构很快建立。老龄工作迅速开展起来。”
      记者在翟翕武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一本浙江省委办公厅老干部处编印的《五老书画集》,有字有画,可圈可点,或古朴淡雅,或苍劲有力。这是翟翕武和浙江省委的另外四位离休老同志的作品集。听说记者来意,翟翕武欣然为本次策划题词“淄博南下干部”。
      离乡60年,翟翕武依然记得抗战前夕在故乡博山安上教学的日子,依然记得宣传抗日、投身抗战、和战友一道打鬼子的日子。“博山的北亭子还有吗?博山有座桥,‘桥上流水、桥下走人’,那里现在还有水吗?赵秋谷就是赵执信(shen),他最后一个主考的老师才把他的名字念对。孝妇河的水清了吗?”翟翕武一一向记者询问。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乡亲家乡的战友,太多太多的记忆,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人物小传

      翟翕武,1916年生,博山洪山口村人。抗战之前当过小学教师。抗战期间,在博山参加过抗日民主动员会。解放战争时期曾任中共沂南县县长、沂南支援前线司令部司令。1949年2月南下,5月到杭州,任杭州军事管理委员会工业部企业管理处任处长。后曾任浙江省轻工业厅厅长、宁波市委第一书记、浙江省计划委员会主任、常务副省长等职,为浙江工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1983年离休。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追寻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引进华侨人才建设祖国他开先河
一昼夜抓获8个潜伏特务
一位南下司务长 一位救火英雄
一位烈士,激励了他一生
为知识分子服务了一辈子
王耀亭:死里逃生的那些事
他,全国首创人才市场理论
人越老,咋还越想家了呢?
南下再南下 情注永安城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