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人越老,咋还越想家了呢?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803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人越老,咋还越想家了呢?
淄博南下干部、福建宁化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张建国情系家乡

      运粮支前,他差点被炸死;南下剿匪,他险些被打死;文革被斗,他几乎被整死。自称几次去报到连阎王都不要的张建国,如今生活在福建宁化一栋普通的小楼里,身板硬朗,耳聪目明。家乡的一瓶扳倒井酒让他珍藏了近20年,宁化的几个水库让他关注了近40年。梦里回故乡,睁眼在异乡。太多太多的记忆在这个老人心中挥之不去。
运粮支前,差点被炸死
      如约来到张建国家,老乡见老乡的激动让他有些语无伦次。“新中国成立60年了,我们南下也60年了”。他重复着这句话,埋藏多年的记忆一点点浮现。“我南下前还干了不少事呢,有一次还差点没了命。1948年底淮海战役打响,我在村里负责筹集粮食支援前线。我们离小清河很近,筹集的粮食都放到河边,经水路运到济南,再送往前线。敌人经常来轰炸,我们就在河边修了‘防空洞’,上面用玉米秸盖住,再蒙上土。敌机经常来,我们送粮一般都是晚上。有一天晚上,我和几个老乡刚走,敌机来了,丢了一颗炸弹,像长了眼一样,正好炸在‘防空洞’前,躲在那里的一个老乡被炸得连点衣服也没留下,我们几个要是晚走几分钟,就一个祭日了。”回想起牺牲的老乡,张建国不住的摇头,“那个时候,人命不值钱。刚才还在一起干活,转眼就阴阳两隔了。”
      突然,张建国像记起了什么,一扫悲情,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天真。“我还吃过国民党的罐头呢,那是1947年5月,我和老乡们去孟良崮战场支前,解放军有老百姓的支持,后勤供应跟得上,越战越勇。国民党军已被团团包围,他们的后勤补给线被切断,只好空投食品、药品。要是遇到有风,他们的降落伞就会飘到包围圈外面。有一次,有个降落伞正好落在我们住的地方,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有饼干,还有罐头,那是我第一次吃罐头,还是美国货呢。”

南下剿匪,险些被打死

      1949年张建国和他的战友们南下福建,永安解放后他担任财粮委员。“那时候土匪很多,剿匪很难,难就难在他们又不穿军装,又没有标志,和老百姓混在一起,你根本分不出来。再说,有些土匪原来就是当地的一些老百姓,受人雇佣、受人指使,被国民党的一些欺骗宣传迷惑,为非作歹,与共产党、解放军作对。我们到了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在明处,他在暗处,随时都可能挨他们的黑枪。”
      怎么才能脱离这种险境呢?张建国回忆说:“我们晚上不出去,白天也不能一人出去,走到哪里,枪不离身,我的枪法还很准呢,说打哪里就打哪里,很少放空枪。为了便于识别这些土匪,我们培养当地干部,组织民兵,甚至培养内线打到土匪内部。另外我们展开政治攻势,宣传党的政策,瓦解土匪,让他们放下武器,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
      当记者问,你遇到过生死考验吗?张建国笑了笑说:“生死考验,真是太多了。有一次,同志们都值勤去了,来了一帮土匪,我看寡不敌众,就悄悄隐蔽起来,土匪发现没人,四处放枪,一颗子弹就是擦着我的头皮过去的。我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两手端着枪,煎熬了一个晚上。敌人没发现我,要是发现我,我就开枪,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那个夜晚,太漫长了。”
      身处险境,难免牺牲。张建国说:“能活到今天,我很知足。有些战友,20多岁就被土匪活活砍死了。高青有个和我一起来的,叫阮文森,他就牺牲了。当时他和几个同志住在村农会的木板房里,夜里来了百十个土匪,阮文森掩护几个同志从木板房顶跳出去,安全转移了,自己却被土匪包围。他牺牲后,我把他埋在了一个山坡上,他的手腕被砍断,肚子被剖开,肠子淌了一地,惨啊,啥时候想起来都难过。”

修建水库,不再只靠天

     1966年10月,张建国调到宁化县任副县长,从那再也没有离开过。“我来的时候正值文革,县委书记、县长都打倒了,我在宁化什么也没干,来了先挨斗。也不知道自己有啥错,也不知道需要交代啥,反正让你死不了活不成。是死是活由它去吧,国民党的飞机没炸死我,土匪的子弹没打死我,和那些死了的战友相比,我已经赚了,不差这一回。我在等着死呢,又恢复我的工作了。”
     早已看淡生死的张建国,仍忘不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工作经验,恢复工作后他天天下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张建国有些无奈:“宁化是山区,没有一点工业,有点田地也是梯田,常年浇不上水,收不收就看老天赏不赏脸了。福建这地方,亚热带气候,当时竟种一季稻,秸杆又高,产量很低,老百姓空着肚子还天天批这斗那。我和同志们一起,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改良稻种,发展两季稻,产量成倍的翻。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没有水,稻种再好也没用。于是,我们又和乡亲们一起修水库,一大批中小水库陆续建筑起来。一个水库能灌溉一大片,有了水,连年增产、稳产。即使今天,这些水库仍在发挥作用,其中一个较大的水库还是宁化自来水的水源地”。
      离休后的张建国,关心下一代,关注老龄事业,热心宣传改革开放的好政策,生活充实,天天忙碌。采访结束时,张建国拿出一瓶酒,是一瓶高青产的扳倒井。他说:“我平常喜欢喝点酒,但这瓶酒我从来没打开,从1991年一直保存到现在。这是老家的酒啊,过几天就拿出来看看。你说人怪不怪?年轻时出来不想家,年老了,咋还想家了呢?”张建国用颤抖的声音喃喃地说,“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你们回去,给乡亲们带个好吧!”

人物小传

      张建国,1922年3月生,高青人。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1月随军支前,1948年2月任高青县丁斥区粮站保管员。1949年3月南下,1950年1月起任福建永安县第四区财粮委员。1956年1月到中央政法干校学习。1957年3月调福建省人民检察院任检察员。1963年2月任永安县纪委副书记。1966年10月任宁化县副县长、革委会副主任、县委常委。1980年11月任宁化县委副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1984年9月离休。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追寻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引进华侨人才建设祖国他开先河
一昼夜抓获8个潜伏特务
一位南下司务长 一位救火英雄
一位烈士,激励了他一生
为知识分子服务了一辈子
王耀亭:死里逃生的那些事
他,全国首创人才市场理论
摔出麻袋厂 哭出北仑港
南下再南下 情注永安城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