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南下时,他只有16岁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879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南下时,他只有16岁
淄博南下干部巩怀达在宁化生活了60年

    
     16岁离开母亲,南下宁化。60年再也没有离开这个偏远的区县。当过青年干事,干过公社社长,任过法院庭长,抓过全县手工业生产……
    巩怀达,当年南下干部队伍中的“小巩”,如今已年逾古稀、满头白发。岁月,改变了人的年龄、容颜,却无法改变老人对战友的怀念、对故土的眷恋。

南下队伍中的小弟弟

      时光已过去整整60年,当年南下干部中即使那些年轻的同志,如今也一般都80岁以上了。而已经四世同堂的巩怀达,在陈吉发、张建国等同时南下的干部眼里,依然是小弟弟,他们仍习惯喊他“小巩”,因为他南下时只有16岁。   
      16岁,今天不过是高中生的年龄,还是很多事情都要依靠父母的孩子。当时,巩怀达的家人怎么舍得他南下几千里呢?“我5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可能因为这个原因,从小受到的锻炼就比较多,比同龄人更成熟。更重要的是,南下时,我母亲在村里任村长,她的重要任务就是动员年轻人参军、支前、南下。战争尚未结束,这些事情都有一定风险,也免不了流血牺牲。再说,农村人从来没出去过,安土重迁,想家恋家,并不是每一个人对南下都十分积极,还是需要作动员、发动工作的。动员人家的孩子去,能心疼自己的孩子而不让去吗?我母亲以身作则,心里舍不得也得让我南下。在南下干部队伍中我可能是最小的了。”巩怀达解释说。
      除了开动每人的两只脚,南下途中还面临吃、住等诸多困难,特别是敌人的轰炸、土匪的侵袭,更是让危险无处不在。16岁的巩怀达是怎么过来的?他说:“一路上,大家都很照顾我,真是像大哥对待小弟一样。走不动了,他们就把绳子系在我的腰上,拉着我走。实在走不动了,他们就轮流背我走。虽然小,虽然累,但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从没掉队。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亲切,我们那是一个温暖、和睦的大家庭,让我忘记了想家”。

当初三巩还剩我一个

      经过几个月的艰难跋涉, 1949年下半年,巩怀达和他的战友抵达宁化这片人生地不熟的土地,从此,他一直工作、生活在宁化,一住就是60年。初到宁化,因为年龄小,他先是干过青年干事,后来到公社干过社长。1963年还曾调到法院当过庭长。后来在宁化轻工业局,他组织了几个集体企业,为解决就业问题进行了一些大胆的改革创新。
     然而,说起过去,最让巩怀达难忘的不是这些年的工作成绩,而是几十年物是人非的感慨:“当初来到宁化的,高青就有70来人,现在只有三个。我和杨守田大哥一来就是宁化,一直都在宁化,张建国是后来调到宁化,现在仍在这里。当时来的老乡中有三个姓巩,除了我还有一个叫巩秀河,一个叫巩敬贤。巩秀河1950年8月就牺牲了,来了还没有一年,工作很出色,他的牺牲让我们同来的老乡都很难过。巩敬贤现在还有,但他不在宁化,回老家了,听说也是疾病缠身,好像不能说话了。我们三个在高青都是邻村,离得很近。当时一起来到宁化,如今三巩就剩下我一个在这儿了。想起来和做梦一样,一晃就是60年,走了的走了,老了的老了。巩秀河是没法再见了,但我还一直想去看看巩敬贤。” 
     记者采访巩怀达时,他正在家输液,他指了指吊瓶说:“本来我天天到老年活动中心去打门球,这几天有点脑血拴,头很沉,挂几天吊瓶,好了再去和那帮老伙计玩玩。”他抬头看了看同行的宁化县老干局副局长钟菊娥,跟记者说:“老了,光麻烦他们。”钟菊娥安慰他说:“巩老,你身体很好。为你服务是我的职责。你们这些老干部都是我们的老领导,咱宁化县的发展有你们的大功,有些问题我们还要随时向你们请教呢。”

牵挂家乡的一草一木

     对故乡的牵挂、怀念,几乎成了每一个南下干部一生特别是晚年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生之年能回家看看,成了他们共同的愿望。与其他南下干部相比,巩怀达年龄小一点,身体还算行,回家并不是遥远的事。
   “今年5月,我刚回去一趟。变化太大了,认不出村子了,更找不到家门了。在山东一共住了半月,是和老伴、女儿、孙子回去的,在高青就住了两天。我很想多住几天,他们几个不行,天天要洗澡,咱那儿的农村哪有南方洗澡这么方便,第二天到田镇县城住了一天,好让他们洗洗澡。他们很少去山东,在老家洗澡也不方便,就到山东其他地方看看吧。曲阜、蓬莱、泰山,还有济南和潍坊,都去诳了一遍。旅游住旅馆,有地方洗澡,他们就沉住气了。南方人啊,和咱北方人不一样,一天不洗澡就好像活不了一样。”说到这里,巩怀达瞥了老伴一眼,老伴则在一旁捂着嘴偷笑。
    “这次我回去,很想去看看巩敬贤,他和我一起来宁化,后来又回了老家。由于家里那几个吵着闹着要走,也没来得及去看他,只是听说他不会说话了。趁着现在还能动,有机会我再回去,看看一起战斗过的老乡,见一回少一回了。”说到这里,巩怀达有些黯然。在宁化60年,包括今年5月这一次,他一共回家四次,前三次时间都很短,其中两次是去北京和烟台开会的路上,抽时间回家的,都是来去匆匆。
 由于肝病,1984年巩怀达就提前离休了。如今,他已四世同堂,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大家庭。

人物小传

      巩怀达,1933年9月1日生,高青县前巩村人。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3月南下。到宁化后曾任青年干事,1952年到县财政科工作,1954年任县手工业管理科科长,1957年—1959年任公社社长。1963年县法院任庭长,1972年,调县二轻局工作。1984年离休。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南下夫妻 相濡以沫60年
南下长征路 睡草铺靠脚走
临危受命三进宁化
劳动就业 我一辈子的牵挂
金戈铁马下江南
大一新生的公安人生
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