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金戈铁马下江南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784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金戈铁马下江南
——淄博南下干部综述

     核心提示: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党中央及时做出了从解放区选派大批干部南下的部署。山东解放区响应号召,抽调大批干部南下,数以万计的齐鲁儿女抛家舍业,别妻离子,冒着没有散尽的硝烟,随军南下上海、浙江、福建、江苏等地,当一个城市、一个地区回到人民的手中,他们就有一些人留下来,重整破碎的家园,在新的战场上为创建新中国再建功勋。
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进行战略总决战前夕,1948年9月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史称“九月会议”。根据“会议”指示,党中央决定从老解放区抽调5.3万名干部随军南下,接管江南新解放区。其中要求华东地区抽调1.5万人,华东局又将1.5万名南下干部的名额完全分配给了山东。 
鲁中南区党委和渤海区党委根据各自分配的干部数额,共分配给淄博现辖区各县近700名干部的任务。当时隶属于淄博特区的干部,按照鲁中南区党委的要求,组成2套县委、12套分区委,由淄博特委书记李培南、专员李云鹤带领,随军渡江南下,支援新解放区。
时隔60年,李培南书记早已与世长辞,但当年随他南下并肩作战60年的夫人戴朋女士身体依旧非常硬朗,得知住在上海的戴朋老人返回淄博度假,记者第一时间拜访了她。

讲南下,七届二中全会最重要

     “讲南下,七届二中全会的指示最重要,为什么这么说呢?今天我们提到七届二中全会,大家都注重‘两个务必’,其实它更重要的作用是初步确定了我们中心从农村转向城市,初定了建设社会主义的纲领!通俗点说,确定了谁来接管城市?接管城市依靠什么?方向怎么走?”在戴朋老人的女儿家记者见到了戴朋,已90岁高龄的她正在上网看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听了记者的来意,她非常激动又斩钉截铁地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中间没有停顿,语气却一直高昂。
     说完,戴朋老人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些,开始回忆南下的前前后后。她告诉记者,接管城市需要有创建城市的工作经验,而淄博特委干部都是做过地下工作和党务工作的人,而且淄博是工矿、纺织、商业聚集的区域,淄博干部做城市工作非常有经验。
当时从淄博抽调干部时,戴朋是淄博特委秘书科科长,而她的丈夫李培南是淄博特委书记。戴朋清楚地记得当时抽调的情景。
     她回忆说:“这次抽调与以往不同,一开始就是成建制抽调,即按照区、地、县的建制搭配好接管班子,然后整套抽调南下。当时整个淄博抽调700人,那时候我们山东也刚刚解放,抽调大批干部南下使得地方干部严重缺乏,急需补充,像我当时就因为工作没有人接替,我就没有跟着李培南一块南下。”戴朋老人当时的工作主要是首发机要电报文件,李培南走后新任特委书记坚决地将戴朋留了下来帮他熟悉工作,3个月后,戴朋才南下。

全体南下干部整编

      根据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史料记载,接到命令山东各战略区认真落实华东局的要求,开始筹组5套区党委的架子。经过紧张的宣传动员和积极的组织筹备,到1949年初,山东各战略区的班子配备工作基本完成。与此同时,华东局分配给山东各战略区的28套地委班子及相应的县区班子也基本上搭配完成。从1949年3月初开始,山东各战略区的南下干部经过短期集训后,按照中央和华东局“在临城接收山东各战略区的1.5万名干部”的指示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路途是曲折的,但是心情是愉快的,同志们是团结的,没人叫苦叫累。”南方口音的戴朋回忆说,在临城期间,根据华东军区司令部、政治部指示,全体南下干部统一整编为“华东南下干部纵队”,下辖4个支队,其中鲁中南区南下干部编为第一支队,司令员汪乃贵,政治委员张雨帆。戴朋说,当时为便于统一行动,“华东南下干部纵队”一律穿军装,实行军队编制。渡江南下后,第一支队基本上全部分配到浙江,与第三支队的大部分干部一同接管浙江各地。浙江当时有11个地区,其中10个地区接管后的第一任地、县级干部都由山东南下干部担任。第二支队主要分配到上海市直机关及所属各县区。第三支队大部分去浙江,少部分去上海。第四支队在苏北地区与苏北的南下干部会合,基本上都到了苏南地区,其中部分干部又被抽调出来,到了福建和大西南,参加当地的接管和政权建设。

南下这些年

     “王涛,原上海市人大副主任,去世了;王乐三,原上海师大党委书记,住院了……”采访中,戴朋拿着记者提供的南下干部名单,回忆着一个时代的过去。
戴朋历数着名单上老干部的名字,简单地向记者介绍他们南下后做的工作,几乎每位老干部都曾担任过新解放区的要职。
     说到这里,老人非常感慨:“一个城市拿下来,南下干部就接管一个城市,坚决服从安排,没人提任何条件。但经历多年的战乱,每个城市都是一盘散沙,南下干部的任务就是将破碎重建,那真是没白没黑地干。”
      戴朋的工作一直跟随李培南调动,60年几乎形影不离。“但我的四个孩子都没吃我的奶长大,有的我直接送给别人了!”戴朋、李培南都担任要职,一心建设新中国,无暇顾及自己的小家。戴朋说,那个时候和她一样的革命工作者很多。 
     60年,一个甲子的变迁。 
     60年,一个国家的成长。
     当年意气风发的南下干部,如今已耄耋之年;而当年破败不堪的城市,如今高楼林立。 
     献了青春献终身,南下干部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南下时,他只有16岁
南下夫妻 相濡以沫60年
南下长征路 睡草铺靠脚走
临危受命三进宁化
劳动就业 我一辈子的牵挂
大一新生的公安人生
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