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淄博南下干部的足迹
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854   时间:2010/6/6   编辑:cuicui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淄博走出去的军级干部王亮回忆解放时期的烽火岁月

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

  截至今日,本报已刊发了9位南下干部的故事。前8位南下干部都是随部队南下,每当部队解放一个城市他们就接管一个城市,扎根当地建设新中国。而今天南下故事的主人公名叫王亮,和其他南下干部不同,南下时王亮是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第43军第128师383团政治处组织股长,他所在的部队为策应第二、三野战军渡江战役,参加了第四野战军首长组织的南下先遣兵团。
南下途中,先遣兵团都经历了哪些生死考验?在新中国成立当天他们如何为解放广州浴血奋战?用木船渡海解放海南岛,如今看似神话的事情他们当年又如何成功强渡?
渡江成功宜春休整

  1949年2月25日,先遣部队从河北通县驻地出发,向南进军。“沿途有热水站,群众夹道欢迎,有的老太太往战士手里塞鸡蛋,锣鼓喧天地欢送,大大鼓舞了部队士气。”王亮回忆当时南下的盛况,仍无比激动,他说,那时“打到江南区,解放穷哥们”成了每个年轻战士的理想。
王亮回忆说,部队行军42天就直插敌人心脏——武汉三皇,目的是遏制白崇禧部队。5月14日长江南岸的敌人仓皇南撤,部队接到命令渡江。渡江就需要有船,哪里去组织那么多船?“国民党车道江南时已经把船弄走,附近有几条小船很小很小的,正当大家愁眉不展时,驻黄石港、戴家洲的地方部队126军第913团和915团过江来接洽起义,他们那时看到白崇禧大势已去,不想跟着逃窜,就背着师长来找我们!”当天黎明前的一个小时,两团就把几艘大船放过江来,成功渡江。
  “渡江后,我们128师参加了湘赣战役,目的就是歼灭敌军白崇禧第三兵团,但白崇禧把被歼灭,凡一发现解放军迂回就撤走,他们跑我们就追,抗衡了一个多月,战役没达到目的,部队却出现了严重的病情: 3000多战士有2000多人患有有疟疾或者痢疾,马匹患病和伤亡者如打背、拐腿、摔死等亦占70%以上。
王亮说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那时南方是雨季又是酷暑季节,部队没有雨具、蚊帐、水壶等,干部、战士又普遍缺乏防暑、防病经验,一时部队发生大批疟疾、痢疾、腹泻、中暑、脚丫胯裆溃烂等疾病。部队思想波动甚大,普遍存在“厌南思北”情绪。接着王亮幽默地给记者讲了当时北方战士形容南方天气的几个“死”:下雨淋死、太阳热死、爬山摔死、过江淹死、山洪冲死……为了恢复部队元气并做战士的思想政治工作,部队决定在江西宜春休整40天。

第一个国庆日 我在解放广州

  “接下来要打的仗就是广东战役,我一辈子忘不了的战役,你们一定要记录,你们是在抢救历史,不然过几年我们这些老家伙没有了,这些真实的战役就进土了。”王老口气很轻松但记者却听出了其中的分量,南下部队解放广东时新中国在北京宣布成立。
  “新中国成立那天,我团正翻越梅岭,新中国成立以及毛泽东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消息传来,部队顿时高兴得又哭又笑。”王亮说没当过战士就不会理解他们当时的激动,每次胜利每个地方解放都撒有战士献血埋有他们的忠骨。王亮告诉记者:“全国人民与敌奋战二十八年,终于夺取了政权,太振奋人心啦。大家高呼打到广州去,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口山东话的王亮举起手做着冲锋的样子。为了怀念难忘的第一个国庆日,王亮写了一首小诗表达心情至今保存完好,诗的内容是这样的:“大军滚滚翻梅岭,耳际初听义勇声。南粤连连烽火急,铁流直奔五羊城。”
“当我部队翻过梅岭关进至始兴一线时,曲江、翁源之敌就跑了,我们又即奉命沿佛冈、花县向广州挺进。10月14日,我们部队从东、北、西三面向广州围攻,残存国民党政府及代总统李宗仁乘飞机逃跑,残敌炸毁广州市内的珠江大桥后撤出市内,沿西江逃跑。”当晚十九时,128师与兄弟部队一部同时袭入广州截敌后逃之敌2000余人。”至此广州得解放。

木船渡海遭遇大风大浪

                                          
  广西、雷州半岛相继解放,王亮部队进驻东海岛准备渡海作战。
  海南岛与雷州半岛隔海相望,海峡最近处也有30公里。
  王亮部队并没立刻打响渡海战役,因为部队战士大部分都是北方人不习水性,所以为渡海作战,部队做了两个多月的周密准备,没有船只,没有船工,就组织征集船只、船工专门委员会,采取动员、雇佣、征用等办法组织船,三月初383团已收集到大小船只60多只,平均每个连队拥有4只船,每只船海配有1-2名船工。船只基本解决,开始海上大练兵,刚开始有80%以上的人晕船,一见到大海就吐,经在陆地、海上反复练习,才逐渐好转。
  “3月5日,军师决定我383团执行第一批偷渡任务。船队准备起航时,无东北风,暂停待风。3月10日,等了几天的东北风终于来了。”王亮告诉记者,他们团一营配属团追击炮连、警卫连、侦通连共1007人,分乘21只木船,肩负着全军指战员的重托,浩浩荡荡地驶向大海,冲向海南岛。入夜时,船队航行到琼州海峡东口主航道时,突然风雨大作,一排排山峰似的海浪直扑船头。船在风浪中剧烈颠簸,有的帆篷被撕破,有的桅杆被折断,有时船舵被波浪极坏,船队被大风浪冲散,各船之间失去联系,指挥失灵。经过20多个小时同狂风暴雨的搏击,先头船于3月11日到达了预定登陆点赤水港至铜鼓岭一线,击退守敌胜利登陆,开创了首次偷渡成功的光荣范例,被称为“渡海先锋营” 。

渡海登陆打到天涯海角

  “1950年4月16日,128师6968人分乘81只船,于19时40分由雷州半岛三墩港、海珠港一线与40军主力并肩启渡。”王亮记得渡海战役的一分一秒,因为部队缔造了木船打军舰、木船渡海的不灭神话。他说后来部队在渡海途中遇敌三艘军舰猛烈轰炸和阻击,霎时间敌我大炮齐鸣,船上的重机枪光弹齐射,海峡变成了一片火海,场面十分壮观让王亮终生难忘。
“上了岸就打仗,382团进至黄竹时与敌车运增援的一个团遭遇被包围,我们383团、384团一个营及琼崖纵队两个团投入战斗,没想到敌人又来一个师包围我们,同时还调来6个团分东、西两路向黄竹、美亭增援。我们部队面临着数倍敌人的包围之中,战斗相当激烈。”王亮说那场战斗打了整整十个小时,全连只余下13个战士,但阵地保住了。
  黄竹、美亭之战,是海南解放的一场大决战,胜利了为早日解放海南岛打下了基础。
4月24日,各路大军展开大规模追击战,128师沿东线追击。“在追击战中,其困难、激烈程度一言难尽,沿途村庄稀少,粮食奇缺,经常难得一饱。加上天气很炎热,饮水缺乏,有的饮尿解渴,更谈不上吃青菜、吃肉。”王亮说所有指战员忍受着一切艰苦困难,坚决执行追敌命令,不停地追,29日128师一昼夜连打4仗,以前进90公里的速度追击。5月1日,经过51天浴血奋战,海南岛全部解放。
   渡江战役、湘赣战役、广东战役、广西战役、海南战役……从1949年2月25日起从河北通县驻地出发南下到1950年5月1日解放海南,一年零2个月的时间,王亮所在的第128师,这支曾经闯关东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的英雄部队,边走便打,一路打到了海南的天涯海角,为解放全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晚年挥毫泼墨

  “完了,解放了海南岛广东就全解放了,我一直留在海南军区,1981年才离开。”王亮的讲述绘声绘色,久久记者还沉浸在木船渡海的壮观场景里。
     在老人的客厅,记者见到了一副字上书“坦荡”。说起书法,心情刚刚有些平抑的王老又激动起来,他告诉记者,书法是他晚年最大的乐趣。“要不要去看看我的小工作室?走,我带你上楼。”85岁的王老是名副其实的老顽童,幽默风趣而且长得高大威猛,是堂堂正正的北方汉子。
 老人的书房在三楼,王老边爬楼边给记者讲故事还不时哈哈大笑,但上到三楼后却没有任何喘粗气的迹象。老人书房有些小,但纸张、笔墨、砚台、印章样样俱全,老人说写书法时就什么都忘了,书房虽窄小确是他最大的精神宝藏。
   南下60年,王亮乡音未改、生活习惯未改,一切都是山东淄博那个味,提起家乡,老人说:“想家,经常想,但87年回去后再没回去过,回去没有几个认识的人了徒增伤感,但我们家人长寿,三个弟弟还都健在。”采访结束时,记者提议王老为家乡父老题字,老人欣然答应,题下“南下六十年,不忘家乡情”。

人物小传

  王亮,1924年10月生,唐坊镇魏寺村人,中共党员。1940年10月参加八路军;抗日战争胜利后,在部队历任指导员、团政治处组织干事、组织股股长、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军组织处处长、师政治部主任、师政委、广州军区组织部部长、秘书长、海南军区政委、桂林陆军学院政委、广州军区政治部顾问等职,1987年离休。曾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等奖励。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南下时,他只有16岁
南下夫妻 相濡以沫60年
南下长征路 睡草铺靠脚走
临危受命三进宁化
劳动就业 我一辈子的牵挂
金戈铁马下江南
大一新生的公安人生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