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赓续红色家谱 传承红色基因】一个老八路的日记带我们重回战地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78   时间:2019/5/16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戴翼1925年生于淄川县,1938年2月,这个年仅13岁的少年毅然放下手中的课本,告别了父母,投身到抗日战争的革命洪流中去。

“离退休前,戴翼同志任航天部第一研究院政治部主任。1988年,他曾回到淄川,走访他当年生活、战斗过的地方。我当时在淄川区党史办工作,所以接待并陪同戴翼同志看望故人,回首往事。”韩其贵追忆道。

就在这期间,对于戴翼的革命经历,韩其贵有了大致的了解。最为难得的是,虽然两人认识时间不长,却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更让韩其贵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北京后,戴翼竟然把一本还未出版的《一个老八路的日记》邮寄给他,让他们之间的情谊有了一份见证……

01
13岁投笔从戎参加革命

“从参加八路军的那一天起,戴翼就每天写日记,把每天的主要事情、感受记下来。写日记成了他的习惯,一天不写他就觉得少了点什么。如果因为行军打仗等情况,事后他也会补上。”韩其贵说。

戴翼的家就在胶济铁路马尚车站的南面,家中父辈就在铁路上工作。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戴翼无法继续上学。当时的胶济铁路还没有被日寇占领,他被家人送到寿光农村一位亲戚家居住。

1938年春节前,戴翼乘火车回家,此时日寇已经占领了铁路线,到处都插满了日本旗,日本人和汉奸随处可见。而在火车上,他亲眼目睹日本人糟蹋了一名中国妇女,这在他心中埋下了抗日打鬼子的火种。

平安度过春节后,一天晚上,父亲找戴翼谈了一次话,先是讲述了从大年初一到初五,日本鬼子在他们家附近制造的三次大惨案。大年初一的河东惨案,大年初三的杨寨惨案,以及大年初五的龙口惨案。

“日本鬼子侵略咱们中国了,怎么办?”讲完这些事后,父亲一脸严肃地问戴翼。

“抗日打日本鬼子去,誓死不当亡国奴。”戴翼咬牙切齿地说。

听到他这样说,父亲十分高兴,连声说:“好孩子,有志气,我送你去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打鬼子。咱这里就有个叫廖容标的司令带领抗日游击队。”此后几天,父亲利用夜间开始教他怎么使用手枪,怎样用大刀(父亲有一支手枪和一口大刀)。

又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突然对他说:“明天下午就走,先到佛村一带去找游击队。”原来,父亲之前就认识游击队的廖容标司令,以及四中队中队长韩寿堂、指导员孙学之。第二天,趁着天黑戴翼过了张博铁路,往东南方向的山里走去。快天亮时,他们顺利到达了四中队的驻地佛村。

“这天是二月二十六日,我将永远记住这一天。”戴翼在日记中写道。

戴翼是参加游击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他的主要工作是宣传,教战士们唱歌,活跃部队气氛。然后到老百姓中间做宣传,到各村写标语、张贴宣传品等。

02
大破袭——第一次参加战斗

    

1938年3月,驻扎在张店、周村、淄川县城、博山县城等地的敌人时常出来扫荡,企图消灭刚刚组织起来的抗日新生力量,而且日军还在徐州一带集结兵力,准备进行一次较大军事行动。

为了开辟张(店)博(山)支线和胶济铁路以南地区的抗日根据地和阻止敌人的行动,廖容标带领300多人的一支队伍来到淄川佛村,计划组织一次较大的破袭行动,袭击淄川和南定车站的敌人,破坏张店至辛店、淄川至南定车站的铁路线。

戴翼所在的四中队主要任务是爆破,而他也在这次战斗之前临时被调到卫生所做救护伤员的工作。

4月的一天深夜,部队按照计划运动到铁路沿线,等待统一行动的号令。突然,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从张店东部传来,这就是整个战斗开始的信号,为整个大破袭行动揭开了序幕。“紧接着,张店以西的周村明水方向,以南的淄川博山方向响起了一连串爆炸声、枪声、炮声,火光冲天划破了阴沉沉的夜空。”戴翼在日记中写道。

大破袭战斗顺利结束,部队胜利返回了驻地佛村。这次战斗炸毁日军兵车两列、淄川至南定车站桥梁三座,破坏了辛店至张店的全部铁路,使胶济铁路和张博铁路十多天无法通车。

对伤员进行救护和安置后,有人发现四中队冯干排长还未返回。这时有人来报告,几名老百姓抬着一个伤员来了。戴翼赶忙出去查看,正是冯干同志。原来,部队撤退时冯干在最后负责掩护,因为天黑下着小雨迷了路,不幸被日寇抓住。冯干被打翻在地,日本人用脚踩住他的后腰,朝着他的头部开了好几枪。

天亮后,冯干慢慢苏醒过来,头上全是血,可是手脚还能动。他就慢慢爬到了附近的一个小村庄,恰好被老百姓遇到,随后被抬了回来。经过一番救治,冯干最终活了下来。

“冯干紧紧握着我的手,久久没有放开。我喂他吃了点饭,守在他身旁,一直等到他睡着……”日记中记载着戴翼与冯干的点点滴滴。

03
击毙国民党顽固派翟超

1940年3月,戴翼由宣传队分配到三营十一连帮助工作,当时的营长是王凤麟、指导员刘春。3月底,部队由莱芜出发,长途奔袭,经过博山夏庄,翻过大山经池上继续往太河流域方向前进。而他们这次的任务是攻打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翟超,打冲锋的任务交给了十一连。

经过急行军,部队抵达翟超所部驻地田庄。趁着天黑,部队迅速把敌人在山头上安置的哨所拔掉,随后迅速冲下山头直捣翟超司令部。戴翼跟在二排冲在最前面,敌人还没完全弄清状况就被打得四处逃窜。

翟超司令部门口战斗最为激烈,敌人的特务队负隅顽抗,被十一连的战士用机关枪、冲锋枪、手榴弹打散。“我们冲进翟超的屋子,一看床上乱七八糟,像是刚刚逃走的样子。床前有一双女人的绣花鞋,床头上还有一杆大烟枪。”日记中这样写道。

看到翟超不见了,战士们追着溃兵继续追击。在一条小河沟里,到处躺着敌人的尸体。戴翼发现其中一个人留着小平头,黄白脸,小个子,穿着一身便衣还赤着脚,就询问俘虏的士兵。“这就是我们的翟司令……”被俘士兵小声说道。

原来,战斗打响后,睡梦中的翟超还没来得及把衣服穿好就顺着河沟仓皇逃跑,没想到被我军战士击毙。“之后,我们把翟超的小老婆抓住了,带她到河沟里看了那具尸体,她一见就趴到尸体上大哭起来,并说这就是翟超……”日记中写道。

04
莱芜战役活捉李仙洲

1947年2月,我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指挥下发起莱芜战役,经过四天四夜的激战,歼敌五万余人。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却没有捉住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长官李仙洲。

2月23日,戴翼所在第八纵队二十四师奉命向莱芜以北博山以南地区行进,途中接到师长周长胜、政委陈美藻的命令:要在战俘中活捉李仙洲。

24日早上,戴翼所在部队有名战士看到一个小俘虏兵在河边喝水,便走过去询问情况。小俘虏兵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正在喝水充饥,这名战士便给了他一个馒头。小俘虏兵被感动了,他主动指着不远处的山沟说:“我们的最高司令官李仙洲就在这里边。”

得知这一情况,战士立即上报,戴翼立即找到这名小俘虏兵进行询问,得知他姓毕,是李仙洲的勤务兵。随后戴翼火速将情况汇报给师后勤处处长焦克昌、副处长韩寿堂。领导当即决定迅速行动,决不能让李仙洲从眼皮子底下溜掉。

经过做工作,小毕先被安排回到俘虏群,待在李仙洲身旁。戴翼随后率领一支精干小部队进入山沟,准备把李仙洲带出来。经过仔细寻找,他们终于在一户人家的小饭棚里看到了小毕,而他左边的人就是李仙洲,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看到这支部队进入饭棚,周围的战俘骚动起来,表情十分紧张。戴翼并未立即行动,而是向他们宣讲我党对待俘虏的政策,当时就有几十名战俘表示愿意回家。“回家可以,但是你们得推选3个人到我们那里领取通行证和路费。”

戴翼的目的是把李仙洲带出来。可是这些俘虏推选的都是年轻人,偏偏不选李仙洲。“领路费最好是年级大点的,办事可靠。我看你年纪大,就辛苦一趟吧。”戴翼指着李仙洲说。

此时的李仙洲已经换上了一身普通士兵的衣服,棉帽的帽耳耷拉着,把脸挡了起来。李仙洲说:“我受伤了,不能走路。”戴翼一看,李仙洲的右腿小腿肚子上挨了一枪,但是没伤着骨头,他顺势说:“我们优待俘虏,可以给你换药治伤,你就跟我走吧。”一边说一边拉着他往外走。

就这样,戴翼他们带着李仙洲往外走,后面陆续跟上了数百人,都是一些年轻力壮的战俘,走在前面的十几人都是些军官模样。“你们不要跟着,等他们领回路费、通行证就发给你们,你们好回家。”此时他们已经带着李仙洲接近了大部队,出了山沟后有条河,上面岗哨很多,还架着几挺机关枪,看到这种情形,大部分俘虏停下了脚步。

李仙洲被顺利带了出来。时间不长,“我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二十四师活捉李仙洲”的捷报传遍全国。“1988年10月27日,我因办事来到了济南,想去看看李仙洲同志。正要想去的时候,却听说前几天李仙洲已经去世了。”戴翼在日记中写道。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人民日报评论员:璀璨的亚洲文明...
坚持“干”字当先 深入开展大竞...
研究部署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
坚决迅速彻底抓好反馈意见整改落...
凝聚合力 精准发力推动校城融合...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研究院
Copyright © 1997-2019 by www.z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联通路118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