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赓续红色家谱 传承红色基因】全面抗战初期博山县七区第一个共产党员之子讲述红色故事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177   时间:2019/4/8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地处淄河流域沿岸的淄河镇(现太河镇)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老革命根据地。早在1937年,中共博山特支委员张敬焘、蒋方宇两同志就来到这里开展党的工作,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博山县七区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小口头村党支部,自此点燃了淄河流域的革命火种。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地处马鞍山脚下的小口头村是淄河流域通往幸福嵧15个村的必经之路。作为一块有着优良革命传统的红色根据地,它为新中国的解放和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3月23日,记者在淄河镇文化站原站长翟海的带领下,来到小口头村张永鸣老人家中,听他讲述发生在这里的红色故事。

1
博山县七区第一个共产党员


今年75岁的张永鸣老人依然耳聪目明,身体康健,而他的父亲就是张子升。可以说,从记事时起,他就是听着父辈们英勇杀敌的故事长大的。

1937年“七七”事变后,土匪唐云三公开投靠日军,以太河为大本营在口头安据点,在马鞍山上驻扎顽兵,口头一带人民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和欺压。因此博山县委决定把口头地区作为农村党建重点,开展工作。

张永鸣说,“1937年8月,从博山颜山中学毕业后,父亲在李家小学工作。这期间,博山县工委宣传委员张敬焘认识了他。”此后,两人经过深入交流,张敬焘发现张子升思想比较进步,而且具有抗日意识,因此秘密介绍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张子升因此成为抗战初期博山县七区最早入党的党员。

是年10月,在党员张子升的带领下,张敬焘、蒋方宇两人同以教员身份来到小口头村开展建党工作,发展了董日升、张福堂、张香圃为中共党员,成立了小口头村党支部,董日升任书记,张福堂任组织委员,张香圃任宣传委员。同年12月张敬焘又与博山县委书记乔同恩来口头乡商讨抗日计策,筹建抗日游击队。不久,小口头村抗日救国自卫团成立,由党员、军人家庭为骨干,吸收抗日积极分子参加,秘密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

1938年3月,国民党顽固派秦启荣派人拉拢山东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司令吴鼎章,并委任其为梯队司令,从此吴鼎章积极效忠秦启荣。为保存武装力量,张敬焘写信给打入敌军内部策反的张子升,让其设法带机枪班携枪离开吴部。

“后来父亲带领整个机枪班脱离,编入了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同时,张敬焘还把在小口头村的董日升、张福堂、张香圃等10多名抗日骨干送到了廖容标领导的第四支队。又发展董恒禄为党员,并让其担任小口头村第二任支部书记。”张永鸣说。

2
夜袭马鞍山 14岁少年做向导

 

1940年,日军为了切断淄河流域抗日交通要道,遂集结日伪军1000余人,对淄河、益(都)临(朐)边区进行了残酷的大“扫荡”。同时,日伪军在太河、口头等地安上了据点,致使淄河流域的抗日军民腹背受敌,处于日、伪的四面包围之中。

为开辟淄河流域的抗日新局面,泰山军分区决定拔掉敌人设在马鞍山上的这个据点。由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四支队侦察股长刘锡坤、特务营营长王法山等带领部队,来到幸福嵧上游的根据地鹿角山研究战斗方案。

“根据马鞍山的险要地形分析,部队决定从马鞍山西峰奇袭制胜。为此,要从小口头村找一名熟悉地形且能攀岩的青年为向导,当时的村党支部书记董恒禄就推荐自己14岁的侄子董占军作了向导。后来我还曾经采访过董占军。”说起夜袭马鞍山战斗,作为长期关注并研究淄河当地革命历史的翟海十分熟悉,遂向记者介绍起当年的情况。

战斗发生在1941年夏季的一个夜晚,特务营王法山营长带领7名干部战士组成了奇袭队,由董占军作向导,从鹿角山出发,翻山越岭,直插马鞍山西峰。凭着熟悉地形和身子轻巧的本领,董占军爬上了一道道悬崖、石墙后,再将绳子拴结实扔下去。下面的突击队员顺着绳子再爬上山顶。

最终,我军一枪未放就将上面的守敌20余人俘虏,胜利地占领了马鞍山。“后来人们还编了一首歌谣在淄河流域广为流传:‘一马平川淄河滩,一夫当关马鞍山,一伙神兵从天降,一窝汉奸一锅端’。”翟海笑着说道。

从那之后,董占军也参加了革命队伍,因年龄小,他先在区中队、县大队干通讯员,后来加入野战部队,先后参加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

3
马鞍山保卫战的亲历者


 

说起淄河流域的红色记忆,最著名的当为马鞍山抗日保卫战。张永鸣的大哥张永照是目前在世的马鞍山战斗唯一亲历者。“大哥目前定居北京,当年马鞍山保卫战时,他跟着叔叔张子桐上了山,亲身经历了马鞍山战斗。”张永鸣说。

1942年11月9日,日伪军突然包围了马鞍山脚下的小口头等村,作为八路军军属,9岁的张永照跟着叔叔张子桐从小口头村西一路奔上了马鞍山,没想到,此后敌人又开始聚集兵力向马鞍山集结。随后,1000多名敌人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向马鞍山发起进攻。

在马鞍山抗日保卫战发生70周年时,翟海也曾采访过张永照,详细了解过战斗的经过。“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最后我军弹尽粮绝、寡不敌众,被敌人冲了上来。战士们用自己的身躯和敌人做最后的肉搏,一个个倒在血泊中。王凤麟副团长也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翟海说。

敌人冲上山顶后,张永照和三奶奶、小叔张子桐滑下山崖,几棵松柏树把他们挡在半山腰,不过天亮后他们就被敌人发现。在被敌人押下山时,张永照看到十几位军人以不同姿势僵卧在血泊中。“其中一人我认识,就是王副团长,头朝东脚朝西躺在台阶旁,身边还横放着他的拐杖。”张永照在当年的回忆中这样说道。

可能是由于年龄偏小的缘故,敌人对张永照看管的很松懈。于是他趁敌人放松了警惕之际跑下了山,敌人开了几枪没打中便没再追赶,年幼的张永照最终逃过一劫。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着力在“统”“融”“新”“深”...
瞄准突出问题 细化实化措施坚决...
【赓续红色家谱 传承红色基因】王...
【赓续红色家谱 传承红色基因】“...
【赓续红色家谱  传承红色基因】...
红色家谱 征集令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研究院
Copyright © 1997-2019 by www.z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联通路118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