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建国前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创建时期(1919年5月~1924年7月)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4003   时间:2007/11/1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第一章    五四运动在淄博及马克思主义的传播
   
1919年的五四爱国运动,是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在巴黎和会上损害中国主权、反对北京政府的卖国政策而爆发的。五四运动及其所带来和推动的新的思想运动和新的群众运动,标志着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即从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进入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从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到1921年,这两年历史上称之为五四运动时期,实际上也是建立中国共产党的准备时期。
  
第一节五四运动中的淄博
五四运动的爆发
日本侵占中国山东及其权益问题,是引发五四反帝爱国运动的导火索。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借口对德宣战,出兵山东,占领原来为德国所强占的青岛和胶济铁路。为了实现独吞中国的美梦,日本于1915年1月向袁世凯政府提出了旨在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其中要求中国政府承认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山东省不得让与或租借他国。袁世凯为了取得日本对他复辟帝制的支持,屈服于日本的压力,在秘密谈判中接受了大部分条件。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协约国”的胜利而宣告结束,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参加了在巴黎举行的议和会议,山东人民为打败德国而有望收回主权感到高兴。巴黎和会开始时,中国代表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向和会提出了7项希望条件,随后又提出取消日本帝国主义与袁世凯订立的“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的正义要求。然而,由于北洋政府及其和会代表的妥协退让,最终以中国代表的外交失败而告终。1919年4月30日,巴黎和会不顾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议定将战前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让与日本。中国代表遵照北洋政府的意旨,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准备在和约上签字。
消息传来,全国人民震怒了,同时也被惊醒了,一场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爱国运动爆发了。5月4日,北京大学等13所大专学校的学生3000余人在天安门前集会,并举行游行示威。他们提出“外争主权,内除国贼”、“废除二十一条”、“还我青岛”等口号,一致主张拒绝在和约上签字,要求惩办北洋军阀政府的3个亲日派官僚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6日,北京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成立。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迅速得到全国各地学生的声援和社会舆论的支持。然而北洋军阀政府对学生的爱国要求却置之不理,一面下令取缔学生的一切爱国行动,一面出动大批军警镇压学生运动。面对北洋军阀政府的镇压,6月5日,上海商人也举行罢市。接着各地工人相继响应,沪宁铁路、京汉铁路、京奉铁路工人相继罢工,汉口、长沙、芜湖、南京、济南等地工人罢工。这样,五四运动突破了学生、知识分子的范围,形成了以工人为主力、有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参加的全国范围的爱国群众运动。
五四运动中的淄博
五四运动是因山东问题而发生的。因此山东是响应五  四运动最早的省份之一。运动爆发前后,山东各界的爱国斗争开展得如火如荼。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工人罢工。表现出了空前的爱国热情和高度的思想觉悟。当时,淄博地区作为山东重要的工商业地区,在这场反帝爱国运动中也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斗争。 
1919年4月20日,山东省暨济南各界10余万人在演武厅广场举行“山东国民请愿大会”,明确表示力争山东主权。会后,在济南一师、济南一中读书的桓台、临淄等县的进步青年纷纷回到家乡,联合当地学生,积极开展维护国家尊严的宣传活动。五四运动爆发后,王秀山、徐曰武、孙瑞亭、田俊忠等同学在桓台城组织了抵制日货运动。300余名师生及60余名工商界人士组织了示威游行。他们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取消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抵制日货”、“誓死夺回青岛”等口号,有组织地开展查禁日货活动。
 在张店,张少海组织江西道、营子寺等高等小学的300多名青年学生,排着队伍,打着小旗,喊着口号,利用花山庙会的机会,开展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宣传,并清查日货,就地焚烧。
 当五四运动爆发的消息传到淄川时,淄川高等小学的300多名师生举行集会。在会上,王淑芸校长报告了“巴黎和会”的消息和北京、济南等地学生的五四爱国运动。全体师生个个义愤填膺,痛哭流涕。学生代表宋元禄等争先上台发言,慷慨陈辞,声泪俱下,号召大家奋起救国。会后,学生们满怀爱国热忱和誓雪国耻之心,投入到罢课、游行、抵制日货的斗争中。同时,派出代表三番五次到县衙请愿,要求保障街头演讲不受任何阻挠。群众被学生的爱国行动感动,自动设立茶饭招待一条路,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
 有着光荣革命斗争传统的周村,爱国活动也搞得轰轰烈烈。长山中学和周村文昌阁高等小学的师生、周村丝绸工人及各界代表数百人聚集天后宫,倾听傅孟臣等“十人团”的爱国演讲,演讲者慷慨激昂,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和军阀政府的卖国行径,号召青年学生和各界人士行动起来,共赴国难。与会者群情激愤,高呼口号,有的咬破手指痛写血书,以表达爱国意志。会后宣布学生罢课,商人罢市,举行示威游行。愤怒的游行队伍高举着标语牌,抬着巨幅漫画,直捣周村大街洋货店和蓝布市街百货洋货店。同时,各校师生还纷纷组织宣传队,在周村、长山一带开展爱国宣传,使“国耻”二字深人民心,人们自觉地投入到“提倡国货、抵制日货”的运动中,有很多人做买卖或走亲访友,坚决不乘坐日本人的火车。
 五四运动在博山也有强烈反响。颜山中学学生首先行动起来,印发了大量传单,四处张贴,教育、激发了全城人民的爱国热情。博山农业学校、第一高等小学师生举行罢课,联合各界人士1000余人游行示威,散发传单,组织演出演讲活动。商界宣布罢市3天,在西寺、大街等地销毁日货。6月3日,博山各界人士集会,开展城镇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的“三罢”斗争,并致电当时省长、总统,要求其顺从民意,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拒绝在和约上签字。
 淄博的五四爱国运动,一直持续到1919年的lO月底。后来虽然遭到反动当局的破坏,但这场爱国运动在推动淄博人民思想解放、接受新思想新文化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为后来马克思主义在淄博的秘密传播和共产党在淄博地区的活动奠定了思想基础。
 
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及对淄博的影响
五四运动在全国各地的迅猛发展,特别是工人罢工趋于扩大的形势,最终迫使北洋军阀政府没有在巴黎和会上签字,五四运动取得伟大胜利。
五四运动是近代中国史上第一次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在这次运动中,数十万学生勇敢地站在了运动的前列,成为运动的先导。尤其是中国工人阶级以它特有的组织性和斗争性在运动中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开始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他们不畏强权、英勇斗争的精神,充分显示了工人阶级雄厚的阶级实力和高度的政治觉悟。同时,也使他们认识到组织起来的力量和作用,从而为接受马克思主义,建立工人团体打下了基础。
五四运动促进了中国人民的新觉醒。先进的青年们更加清醒地看到了国家命运岌岌可危,在HmA阶级共同斗争的同时,认识到工人阶级的巨大力量;加上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影响,在他们的思想中产生了强烈的震撼。全国各地的先进青年纷纷成立宣传新思想的社团,鼓吹新思想的刊物犹如雨后春笋,在五四运动后的一年中就达到400多种。其中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开始怀疑以至否定资产阶级共和国的道路,转而向往社会主义,认为“社会主义”是现时和将来的人类共同的理想。社会主义学说开始成为新思潮的主流。就当时的淄博地区来说,各地五四运动的积极开展,锻炼和鼓舞了进步青年和知识分子,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淄博的工人阶级在运动中初步显示了巨大的社会力量,吸引了不少进步青年来到他们中间,宣传新思想,宣传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学说,促进了工人阶级的觉醒。
   
第二节马克思主义在淄博的传播
  
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及其影响
辛亥革命失败后,部分文人志士开始转向探求文化救国的道路,认为只有从思想上彻底进行一场变革,才能拯救中国,从而在思想文化领域展开了一场旨在提倡民主、反对君主;提倡科学、反对愚昧的全国性的文化运动,这就是新文化运动。
1915年9月,陈独秀主编的《青年杂志》创刊号出版,标志着新文化运动的兴起。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先后成为《新青年》的编辑、主要撰稿人和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1916年底,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聘请陈独秀为文科学长,从此新文化运动以北京大学与《新青年》为主要阵地,同反动思潮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新文化运动的初期,从总结辛亥革命的经验教训人手,通过对辛亥革命的反思,认为以往先觉者们所进行的斗争所以屡遭失败,中国国民对之“若观对岸之火,熟视而无所容心”是根本原因。因此,革命的胜利必须从改造国民性开始。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们提出了“破除迷信”的口号,号召人们“冲破过去历史之网罗,破除陈腐学说之囹圄”,以求得“思想的解放”;猛烈抨击以孔子为代表的“往圣前贤”,大力提倡新道德、新文学,从而在中国社会上掀起了一股思想解放的潮流。
正当新文化运动兴起的时候,伟大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爆发了。苏俄十月革命的胜利为中国送来了科学社会主义,使中国人民在长期探索中看到了光明和希望。李大钊等先进的激进民主主义者受到十月革命的鼓舞,开始认真学习和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李大钊先后发表了《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和《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等文章,初步介绍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及政治经济学理论。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马克思主义的宣传更是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在全国风行起来,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在中国不断翻译出版,数以百计的刊物不同程度地表示向往和拥护社会主义。一时间社会主义成为五四运动后新文化运动的主流。
“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新文化运动以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广泛传播,对淄博地区的青年学生和爱国知识分子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他们或利用在外地求学的机会积极参与到这场思想解放运动中,或回到淄博带来新文化、新思想,推动了淄博地区的思想解放。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他们进一步走上了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淄博的传播。
淄博工人阶级队伍的初步成长
进入20年代以后,作为一支重要的社会政治力量,淄博工人阶级队伍初步成长起来,尤其是工人阶级队伍中的先进代表——机器工人的发展,为淄博矿区的工人斗争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随着近代煤矿业的发展,采煤机器使用的增加,机器工人的数量也逐步增加。1920年鲁大公司淄川煤矿已有机器工人2700余人,其他矿井中的机器工人也有很大数量的增长。这些机器工人大多是来自上海、济南、天津等地的产业工人,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受五四运动的影响和启迪,在进行科学技术和文化学习的同时,开始注意接受先进思想和学说。
 1919年,淄川炭矿机器工人许鸿宾等为首发起成立了“淄川炭矿工人机器图算学校”。工人们自己筹集资金在洪山镇马家庄建校舍,聘请矿方机器房里的职员和技术工人当教员,设有机械、绘图、算术、语文等课程。参加学习的多是青年技术工人和工人子弟。他们在教学中,一方面提高工人的技术文化水平,一方面启发矿工们认识自觉组织起来的必要性。
1921年,淄川炭矿职员、工人发起成立了“淄川炭矿工人补习学校”,设有采煤、地质、数学等课程,吸收青年机器工人参加学习,每期参加的有50人左右。该校前期在矿工中传播文化技术知识、组织矿工方面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后期被矿方控制,成为矿方统治工人的工具。工人们自己创办业余学校是淄博煤矿工人运动的一个进步,标志着淄博矿工组织运动已经从原始的“结帮结伙”式,逐步走向谋求思想文化解放的阶段。
马克思主义在淄博矿区的传播
五四运动以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进一步广泛传播开来。一些初步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在与工人群众相结合的过程中,纷纷建立“康米尼斯特学会”(共产主义学会)和早期共产党组织,为建立工人阶级新型政党做准备。
1920年暑假后,初步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的王尽美、邓恩铭、王志坚、李祚周、王克捷、赵震寰、王象午等人在济南秘密组织了“康米尼斯特学会”。他们以进步人士王乐平的齐鲁书社为依托,专以收集共产主义的理论书籍和研究共产主义为宗旨,这是山东有组织地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开端。不久,王尽美、邓恩铭等人在上海、北京早期共产党组织的影响下,筹建了早期济南共产党组织。为了更广泛地组织先进青年参加研究革命理论,宣传马克思主义,王尽美、邓恩铭等人又在济南发起成立了“励新学会”,以“研究学理,促进文化”为宗旨,不断开展各种学术活动,传播马克思主义。
早期济南共产党组织从初建时就非常重视在淄博矿区传播马克思主义。当时淄博矿区已成为全国三大矿区之一,有矿工万余人,是当时山东最大的煤矿区,特别是以淄川煤矿为中心的北部矿区,是近代矿业产业工人最集中的地方之一。因此,王尽美、邓恩铭、王复元等在研究工人运动计划时,把淄博矿区的职工运动作为山东工人运动的重点来抓,决定派员到淄川、博山一带矿区开展工人运动。
1921年4月,王复元利用曾在淄(川)博(山)章(丘)矿局干过书记(即文书)的有利条件,介绍其原在法国当华工的哥哥王用章到博山安上沙子顶煤井当机工,开展秘密传播马克思主义等活动。
王用章到博山后,为便于联系群众,与安上村人口较多的王氏家族认作一家。当时,沙子顶煤井是采煤技术比较先进的矿井,购置了锅炉,用蒸汽机作动力,使用三转一汽铰车。王用章在法国即精通蒸汽机技术,他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广交朋友,联络工人,与工友的关系日渐密切。继而,他又千方百计与博山附近各煤矿(井)的工友们接触,逐步建立起联系。王用章的这些活动,为开展工人运动打下了群众基础。
1921年5月,早期济南共产党组织出于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开展工人运动的需要,成立了济南劳动周刊社。由王翔千、王尽美、王复元等联络《大东日报》主笔王静一,又出面商得山东省议会议员张公制等人组织的“诚社”的同意,于“五一”劳动节后,在《大东日报》副刊上出版了山东省第一份工人报刊《劳动周刊》。该刊成为全省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指导工人运动的主要阵地。
《劳动周刊》出版后,王用章按照王尽美、王复元的布置,通过安上村在博山县各煤井当“头役”的人员,在煤矿工人中进行散发传播,并在工人中组织读报会,向工人群众介绍苏俄情况及全国各地工人运动的消息,从理论和实际的结合上宣传马克思主义,启发工人群众觉悟,推动工人运动的开展。这是对淄博工人进行先进思想教育的良好开端。
正当淄博的工人阶级在黑暗中摸索、寻找自己的领路人的时候,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了。王尽美、邓恩铭作为早期济南共产党组织的代表出席了大会。
党的一大后,王尽美、邓恩铭于9月回到济南,立即按照一大决议开展工作,集中力量领导工人运动。为进一步有计划、有目的地学习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王尽美、邓恩铭在原“励新学会”的基础上,组织王翔千、王复元、王象午、贾乃甫、马馥塘、于佩文、王辩、王志坚、王牲林、赵震寰、鲁伯峻等一批革命知识分子和工人,在济南贡院墙根街的山东教育会内集会,建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是在中共山东部直接领导下的一个公开的学术组织。会上,王用章被吸收为会员。遵照早期济南共产党组织的指示,王用章继续留在博山矿区工人中,宣传马克思主义,散发传播《劳动周刊》,启发工人觉悟。
1921年冬,王尽美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会议后,特邀中共北京区执行委员会书记、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主任罗章龙赴山东考察,并陪同到淄博矿区实地考察矿区产业工人生活情况,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和理论,物色工运先进分子。他们深人淄川、博山的铁路和矿区,在工人低矮黑暗的窝棚里,和工人亲切交谈,启发工人们要摆脱受苦受难的困境,就必须组织起来,团结一致,向中日资本家作斗争,谋求自身解放。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第一次到淄博矿区工人中开展革命活动,点燃革命之火。
进步青年李青山利用在张店车站工作的有利条件,积极在铁路工人中秘密宣传马克思主义,1923年被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接纳为通讯会员。
到1924年淄博地方党组织成立前,王尽美、邓恩铭因工作需要分别先后两次来到淄博矿区,每次都不遗余力地对淄博矿工进行宣传教育,启发工人组织起来与中外资本家开展斗争。为了向工人们通俗地宣传马克思主义,王尽美编写了“工人白劳动,厂主吸血虫,工人无政权,世界太不公,工人站起来,革命打先锋”的歌谣,在工人中广为流传。邓恩铭用一把筷子不易折断的道理,教育工人们团结起来,向帝国主义和资本家进行斗争。
马克思主义在淄博的传播,为淄博矿区工人运动的开展和党组织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第二章  蓬勃发展的淄博工人运动
   
第一节矿业工会淄博部建立
   
党的一大后,中国共产党集中主要力量领导工人运动。从1922年至1923年,全国工人阶级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南到北,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次大规模的工人运动高潮。
1921年8月,公开领导全国工人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1922年5月,为了交流各地开展工人运动的经验,中国共产党通过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王用章作为山东印刷工会的代表参加了大会。大会讨论通过了(八小时工作制案》、《罢工援助案》、《工会组织原则》、《在全国总工会未成立以前,承认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为全国总通讯机关案》等9项决议案。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确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工人运动中的领导地位,并引导工人阶级走上了团结统一的道路,使工人运动迅猛发展起来。
鉴于淄博矿区工人队伍集中和淄博有利的地理条件,山东党组织从一开始就把淄博作为建党和发展工人运动的重点地区之一。1922年6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山东分部成立后,王尽美派参加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归来的王用章到淄博矿区,开展矿工运动。同年6月下旬,王尽美在召开了山东第一个工会组织——津浦铁路济南机车厂工会成立大会后,立即赶来淄博,亲自指导建立淄博矿区的工会组织。王尽美不仅到电气部、机器部、库房部、医务部等处,了解那些文化技术较高职工的意见和要求,还和王用章一起,深入到淄川、十里庄、南旺、大昆仑、南定、西河等矿区工人中,了解工人的劳动生活状况,倾听工人的呼声和愿望,并向工人们宣传革命道理,启发工人们要组织起来,建立自己的组织,谋求自身解放。王尽美还在洪山镇马家庄机器图算学校的旧址,多次召开会议,每次都有四五十人参加。会上,王尽美怀着对矿工的深切同情,讲述矿工苦难生活的根源,揭露帝国主义侵略和资本家剥削的罪行。他以自己在苏联的所见所闻,向工人介绍世界上第一个工人阶级掌握政权的国家人民的生活和日新月异的变化,使淄博矿工看到了希望,找到了斗争的目标。同时,为了让矿工们更直接地了解组织工会的目的,在矿工中散发了《劝工友们速来人会》的传单,明确提出:“我们发起这个工会,就是想将我们全体工人组成一个团体,专给工友们谋利益。”
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发动,6月25日下午7时,淄川、南定、博山、西河一带的煤矿工人代表250多人.在洪山镇马家庄机器图算学校院内,召开了矿业工会发起会。与会代表除淄川炭矿电气、土木、机器、翻砂、唧筒、采炭等部和所属十里庄、南旺、大昆仑等矿井的矿工代表外,还有南定、西河等外地矿井的工人代表。会上,工人代表踊跃发言,揭露资本家的剥削,交谈今后斗争的打算。会议选举成立了淄博第一个工会组织——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通过了工会章程,机器工人陈锡五当选为主席。在成立大会上,淄博矿工第一次喊出“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反对资本家的剥削与压迫,争取自身解放”的口号。王尽美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我们工人是创造世界的主人,可如今我们数万炭矿工友们,还长久屈服于资本家剥削之下,每天埋在矿井下的炭堆里,一滴汗一滴血地做十几个钟头的工,像埋在地狱里,暗无天日,稍一不慎,还要连命舍上,而工钱仅得二三毛钱,还要受冻受饿。我们创造的亿万财富,哪里去了呢?被资本家剥削去了!这是何等不平的事啊!我们工友们的地位是很尊贵的,是有能力的,我们要团结起来,组织与自己谋利益的团体……”长期在黑暗势力统治下受压迫受屈辱的矿工们,听了王尽美的讲话,都非常感动。大家表示,要团结起来,谋自己的利益,争自己的人格,共同向中日资本家作斗争。会后,王尽美亲自撰写了《矿业工会淄博部发起会志盛》一文,记述了这次大会召开的盛况。7月9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山东分部独立创办的《山东劳动周刊》第1号上发表了王尽美的这篇檄文。文章中热情赞颂淄博矿工的觉悟,称赞矿业工会淄博部的成立是“中国劳动运动之曙光”、“山东劳动界空前之盛举”,并兴奋地指出:“劳动运动的新潮,中国比起各国来已显落后又落后了。尤其在中国北方的山东省,更是长夜漫漫,不见一线曙光,又谁知底层在黑暗势力之下的矿工队伍里,竟于不知不觉之中发生此空前盛会,真令人惊异!真令人佩服!我们在欢乐到无所置词了,只好表示一百二十分的诚意,欢呼: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万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呀!”这既是对矿业工会淄博部成立的赞颂,也表明当时淄博矿区工人的革命活动也影响到全省乃至全国。
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是继津浦铁路济南机车厂工会之后山东建立的第二个工会组织。它一诞生就得到了工人们的积极拥护,参加者几乎遍布淄川、博山各煤矿。虽然在它成立后不久,日本人便出动宪兵百般阻挠,残酷镇压了这一工人组织,但它的建立则标志着淄博煤矿工人开始由“自在阶级”向“自为阶级”转变。更为深远而重要的意义是,它唤起了广大矿工团结斗争的意识,扩大了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对推动以后淄博矿区的工人运动起了奠基石的作用。
第二节淄博各地的工人运动
 
全国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淄博矿业工会的建立以及共产党人在淄博地区深入开展的马克思主义秘密传播,极大地提高了淄博工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执政后的探索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大革命时期(1...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土地革命战争...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全国解放战争...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全国解放战争...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