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建国前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大革命时期(1924年7月~1927年7月)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5185   时间:2007/11/1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广大工人与社会各界群众的同情、支持与援助。
3月7日,“失业团”300多名工人到炭矿事务所,提出反对裁人、增加补贴的要求,遭到拒绝。3月9日,“失业团”工人扛着大字标语,在炭矿南门集会,工人俱乐部负责人讲述裁人经过,号召工人团结起来,反对资本家裁减工人。工人们愤怒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会场内外。会后,“失业团”工人及家属列队赴公司办公楼前,递交了他们的“要求条件”,第二天又到炭矿南门静坐示威。
鲁大公司迫于压力,要工人选派代表交涉。工人代表黄文、王诚信、卢福坦向资方提出三项条件:(1)恢复被裁工人的工作;(2)外地工人发给路费;(3)发给两个月的生活补贴。鲁大公司一方面对工人提出的条件采取拖延战术,另一方面却暗中勾结反动当局进行镇压。鲁大公司给张宗昌打电话,谎称“工人暴动”,  “厂里有赤化党”等,要求派兵弹压。于是,张宗昌指派济南军务公署的参谋金某,会同淄川县当局到炭矿“察看情况”,予以解决,并授予盆某“根据需要,可以从张店随时出兵镇压”的权力。
工人俱乐部秘密得到这个消息,组织“失业团”家属和群众300余人,以“欢迎金参谋来炭矿给工人解决困难”的名义,在路上“拦轿喊冤”,控诉资方裁人、不顾工人死活的图谋。斗争坚持了十多天,鲁大公司被迫答应了工人提出的部分条件。
淄川炭矿“失业团”斗争,是“五卅”运动以来,淄博矿区在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斗争,显示了淄博煤矿工人团结战斗的力量,在淄博工人运动史上是一个重大事件,在全国也产生了较大影响。1926年5月1日,中华全国总工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淄川炭矿工人俱乐部代表李子珍出席了大会。大会秘书长刘少奇在他的《一年来中国职工运动的发展》报告中,表扬了淄博煤矿工人的斗争精神,指出:……焦作、淄博“有工会小组,以淄博煤矿工人为好。”这期间,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三次扩大的执行委员会会议,通过了《职工运动决议案》,在谈到矿工运动状况时,指出:“过去矿工运动,除安源已被摧毁,一时无法恢复外,只有开滦、淄川、博山、焦作、大冶、水口山、锡矿山等处有过相当的组织,以后应继续这些地方的矿工运动。”另一方面,通过斗争实践的锻炼和考验,广大工人提高了自己的阶级意识和阶级觉悟,斗争中涌现出的中坚分子成长起来,为淄博矿区党和工运工作的发展准备了后备力量。   
“失业团”斗争取得了部分胜利,其主要原因和条件是:(1)中共山东地委、淄川党支部加强了对斗争的组织领导;在斗争中,工人俱乐部的领导骨干尽管开始未能按照山东地委提出的原则执行,但随着斗争的发展,逐渐坚强起来,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和斗争策略,广泛发动、团结、组织广大矿工,与鲁大公司中日资本家和地方当局斗智斗勇,坚持不懈。(2)运用各种形式和方法,广泛争取社会各界群众的支持与同情,与农民、学生、市民、商人等各界人士结成联合战线,造成有利于己的声势,对敌人形成了较强的威慑力量。(3)审时度势,采取了比较灵活的斗争策略。如他们按照上级党组织关于“不要太坚持恢复工作一项”的指示,提出了资方容易接受的条件,避免了斗争僵持不下的不利形势的出现。(4)根据形势变化,随时改变斗争方式。这次斗争之后不久,日本帝国主义勾结山东军阀,开始对工人运动进行残酷镇压。在这种形势下,工人俱乐部被迫解散了,党组织及时总结经验教训,调整斗争策略,教育和组织广大矿工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采用隐蔽的斗争方式,继续同敌人进行顽强斗争。
无影山群众大会举行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北伐战争节节胜利的消息,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根据中共中央和山东地委的部署,中共淄川支部(亦称中共淄川炭矿工人支部)不顾反动当局的高压政策,组织工人、农民和学生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并把省地委编印的“欢庆北伐胜利”、“实行耕者有其田”、“反对苛捐杂税”等内容的宣传材料,广泛散发、张贴,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斗争,有力地支持了北伐战争。
为了庆祝北伐的胜利,支持各地人民的斗争,8月某日,中共淄川支部组织部分工人骨干在张店夏庄无影山召开了各界群众大会。原淄川炭矿工人俱乐部负责人卢福坦、车锡贵①主持了大会并先后讲话,报告了大会的宗旨,号召各界群众联合起来,同张宗昌反动军阀统治和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压迫进行坚决斗争,积极支援各地群众的反抗斗争,迎接北伐军的到来。参加大会的各界群众高呼口号,群情振奋。然后群众代表讲话,表示热烈响应党的号召,组织起来,坚持斗争,迎接北伐军!正当中埠学生代表李清贵讲话时,日本宪兵闻讯赶来,突然包围了会场。在卢福坦和车锡贵的组织带领下,与会群众边与敌人周旋,边进行撤退。淄川炭矿工人刘兆章、刘兆新率先冲向会场的大门口,将两个把门的日本宪兵推倒,一部分群众乘机冲出,撤离会场;另一部分群众推倒围墙,迅速疏散。日本宪兵慑于与会者人多势众,没敢逞凶抓人,仓皇逃窜了。
这次大会虽然在敌人的武装干预下中途流产了,却充分表现了淄博人民不畏强暴的斗争精神,煤矿工人仍然采用新的形式进行斗争;大会振奋了人民的情绪,支持了北伐战争和各地人民的革命斗争。
第六章  蓬勃兴起的淄博农民运动
第一节农民运动的形势和任务
农民问题是中国革命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中共四大肯定农民是无产阶级的同盟者。1925年2月,中共中央执委扩大会议第一次会议提出,要在政纲中列入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内容。1926年2月下旬,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的特别会议指出:“‘五卅’以后国民革命中工人阶级的孤立隔离,更证明农民斗争的奋起,是国民革命成功所不可少的条件,是工人阶级最需要最靠得住的同盟军。”会议还指出:要将农民运动同革命战争、夺取政权结合起来。按照北京特别会议的精神,中国共产党各地组织积极发展工农运动,为迎接国民革命军北伐作准备。到1926年5月初,农民协会组织已遍及全国10余省,会员发展到近百万人。
中共山东地委为贯彻中央关于农民问题的指示,加强对农民问题的研究和指导,1926年3月7日召开了全省农民运动会议,淄川、张店都派代表出席了会议。会议学习和研究了农民运动的理论和策略原则,通过了农民问题、组织问题、党的策略问题等决议。3月9日至10日,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召开农民代表会议,在共产党的指导下,制定了农民协会章程和农民自卫军大纲等文件,并且全体通过了加入赤色农民国际的决议,以表示全世界农民运动的联合。这两次会议,培训了一批农民运动的负责人。会后被派往全省各个地区负责开展农运工作。5月,又从全省选派一批干部赴广州参加了由毛泽东主办的第六期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培训。之后,各地党、团组织按照中央关于“利用红枪会去发展农民协会”方针,以省派往各地的农运负责人为骨干,大力发动农民建立农民协会,开展抗捐抗税和抗拉壮丁的斗争,与军阀和地主阶级进行不同形式的斗争。
 
第二节淄博各地农民运动的蓬勃兴起
洪沟农民协会的成立与活动
1926年3月,洪沟村共产党员孟俊生参加全省农民运动会议后,即同共产党员邹光中研究,按照全省两次会议精神,成立了洪沟农民协会,孟俊生任主任委员。同年夏天,洪沟村党支部建立,支部书记孟金山担任了洪沟农民协会主任委员。农民协会建立了一处农民夜校,组织农民学文化,接受革命教育。孟金山和张店车站党支部代理书记于本章都曾为农民夜校编写教材、上课。夜校除了帮助农民识字、学文化外,还讲授关于反帝反封建的内容,如反对帝国主义列强侵略,反对地主阶级剥削及劳动创造世界的革命道理;还介绍各地农民运动的情况,启发农民觉悟,组织起来,同军阀政府和地主阶级进行斗争。
农民协会还为乡邻办理红白公事,赚些钱办“年下会”,买些鞭炮、纸香、猪肉等过年物品分给会员,以此为纽带,联络会员和农民群众。因此,洪沟村农民协会一度搞得轰轰烈烈,会员发展到40余人,每人发了“会员证”。当时,洪沟村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一天又到晚,在田间,出尽血和汗,得不了几个钱。风吹雨打日头晒,缺吃又少穿。这些痛苦还不算,纳税又纳捐。要动兵,抓我去作战,死活不上算,凄惨,凄惨,真凄惨!大家热心告农友,农友快快起来干,打倒军阀和劣绅,抗税又抗捐,要坐天下奋斗到明天。”这首歌谣反映了当时农民的悲惨境遇和他们不甘任人宰割的反抗精神,同时也说明了农民协会在广大农民群众中产生的深刻影响。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革命形势日益恶化。随着洪沟党支部停止了活动,洪沟农民协会也自行解体了。洪沟农民协会虽然只存在了一年多,它却利用协会的阵地,启发教育了农民群众,联络团结了农民群众,为后来洪沟地区农民运动和革命斗争的发展奠定了群众基础。
铁山地区农民运动
坐落在铁山东麓的中埠村,有家号称“六吉堂”的大地主,他家的土地跨益都、临淄、桓台、长山四县,对农民的剥削压榨之残酷也远近闻名。1925年冬,山东农业专门学校的学生王景陈寒假回到家乡中埠,按照中共山东地委的指示,对“六吉堂”进行了社会调查,为中共山东地委指导全省尤其铁山地区的农民运动,提供了详实的资料和依据。
翌年春,王景陈受中共山东地委之命,回到中埠与本村高小学生李清贵一起,在铁山一带开展农民运动。经过一段时间的组织工作,在中埠、孙娄、金岭等十几个村庄,发动农民成立了“小车子工会”、“短工团”。同年夏,在“小车子工会”和“短工团”的基础上,成立了铁山农民协会。农民协会首先发动开展了提高短工工资的斗争,并且首战告捷,振奋了广大贫苦农民的精神,也提高了农民协会的威望,推动了各村农民运动的进一步开展。是年秋,王景陈受中共山东区执行委员会的指派,进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铁山农民协会由李清贵负责,张振华(铁冶村)、王希久(南金召村)协助工作。不久,中共山东区委又派丁君羊、张洛书到铁山地区指导农运工作。他们以教师为职业掩护,指导农民协会开展反封建、反剥削、减租减息的斗争,号召“打倒土豪劣绅”、“铲除贪官污吏”,广大农民群众的革命热情十分高涨。农民协会很快发展到南至金岭镇,北至金召,东至孙娄,西至尹家坞的几十个村庄,会员达3000余人,在铁山地区酝酿着更猛烈的农民斗争的风暴。
解庄农民协会的活动
1926年秋后,孟俊生受淄博矿区党组织派遣,以省农民运动员的身份,到淄川东部解庄领导农民运动,很快成立了解庄农民协会,并任协会负责人。不久,参加农民协会的达三四十人,每人发了会员证。为了遮人耳目,便于开展活动,协会对外称“戒赌会”。
农民协会开展的活动主要是:(1)娱乐。协会买了胡琴、锣鼓、象棋等娱乐用品,组织农民、工人搞娱乐活动,过年时组织会员办杂耍、玩十五、跑龙灯等。(2)宣传。利用娱乐活动的机会,组织会员学习,进行诸如禁止赌博、抗粮抗税、打倒军阀政府、打倒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等方面的宣传教育,提高会员的阶级觉悟和斗争精神。(3)调查。协会负责带领会员到附近农村开展工作,深入农户调查农民生活状况,散发油印小册子,宣传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道理。
1928年下半年,白色恐怖笼罩淄博矿区,矿区党、团组织被破坏,解庄农民协会随之也停止了活动。   
博山一带的农民运动
1926年3月,淄川炭矿工人、共产党员蒋西鲁被中共山东地委选派去由改组后的国民党中央农民部主办的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讲习所注重阶级教育和社会调查,目的是培养农民运动人才。蒋西鲁参加了由毛泽东主办的第六期的学习,结业返鲁,10月被派到博山开展工作,在党内任政治交通,公开身份是国民党博山县政府农民运动特派员。他先后到山头镇、万松山、八陡镇、西河镇等地,通过原来认识的淄川炭矿被裁减的工人,跟当地农民建立联系,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积极筹备建立农民协会,使这些地方的农民运动也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临淄地区的农民运动
1927年春,在中共白兔丘支部的组织领导下,白兔丘、呈羔、寇家庄、郝家庄、二张庄等十多个村成立了农民协会。凡人会的都发了会员证;会员证正面画着一张木犁,背面印着唐诗《悯农》。会员证充分显示了农民协会的特点、农民生活的艰辛和求解放的愿望。
农民协会成立后,主要开展了三方面的工作:(1)组织领导会员互相资助进行农业生产。(2)为会员承办婚丧红白公事,这样可节省费用,减轻农民负担。(3)维护会员权益,会员出了事,替会员说话,出面交涉。为了更好地与当地的地主恶霸进行斗争,农民协会把短工、长工单独组织起来,成立了“短工团”和“觅汉团”,推选出负责人,有组织、有领导地开展斗争。
淄博地区这一时期的农民运动,从1926年3月山东国共两党分别召开全省农民会议开始发动组织,到1927年下半年或1928年上半年基本结束,总共坚持了一二年的时间。它与全省农民运动一样,是在中共地方组织的领导或影响下开展起来的。虽然有些农运发起人是国民党省党部派出的农民运动特派员,但他们同时又是中共党员,也是在中共地方组织的指导下工作的。因此,凡是已建立中共党组织或有党组织活动的地方,如辛镇、翟家庄、商家庄等一些村庄,当时也都会有农民协会的活动。淄博的农民运动与工人运动有密切联系。有些地方农运开展得早、开展得好,一般都受到了工人运动的影响或直接是由工运骨干发动领导的。由于以上两点,决定了淄博农运发展有其不平衡性。由于当时党组织及其领导的工人运动尚处在“星星之火”的状态,农民运动必然也是零星的,淄博大部分地区尚是空白。即使农运有所开展的地区,发展也极不平衡,如有的成立了农民协会,有的则正在筹备;有的农会活动开展比较活跃,个别地方的农会为维护农民利益同土豪劣绅开展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有的则刚刚进行组织发动,或正处在搞“娱乐”和“福利”阶段。因此,淄博地区农民运动的规模和影响,与这一时期淄博工人运动相比,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但它却是淄博工人运动的有力支持和有效补充,在一定程度上打击和震慑了农村中的反动势力。
第七章  淄博党、团组织的发展及张店地委的成立
第一节淄博党组织的进一步发展
1925年8月19日,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中共山东党组织创建人、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王尽美在青岛病逝。同月,中共山东地委书记尹宽调离。下旬,各地党组织的代表在潍县廿里堡举行会议,选举产生了新的山东地委,邓恩铭任书记。10月,中共山东地委在青州东圣水村召开扩大会议,总结五卅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研究部署党、团组织的发展问题。11月,中共山东地委又遭破坏,邓恩铭等8人被捕。12月,中共中央派张昆弟来济南,整顿和主持中共山东临时地委的工作。为了整顿党的基层组织,在济南、张店、淄川(洪山、石谷)等地举办党、团员训练班,培养出一批负责指导工作的人才。同时,中共山东临时地委和团济南地委先后编写了一批学习材料,如《新社会观提纲》、《关于支部组织问题》、《关于纪律问题》、《独秀讲演录》和《共产主义》等,发至党、团支部,组织党、团员学习,普遍提高了党、团员的政治觉悟和斗争水平。
中共山东地委认真分析当时山东形势,鉴于张宗昌的高压统治,决定改变斗争策略,采取秘密工作的方式,主要从事宣传和组织工作,积极发展党、团组织,积蓄力量,以利将来的斗争。根据这一原则,整顿健全了济南、青岛、淄川、张店、青州、广饶、寿光等地的党组织;并派人到党、团组织薄弱的地区,发展党、团组织,加强党、团组织工作的开展。这一时期,即使在1927年“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发生后,一方面由于中共山东地委的领导与帮助,一方面汪精卫、蒋介石制造的反革命政变尚未波及到北方,淄博地区的革命形势仍继续发展,又建立了部分基层党组织,党的队伍进一步发展壮大。
中共洪沟支部建立
洪沟村靠近胶济铁路,并与张店车站毗邻,车站的许多铁路工人和党的活动骨干都来自这个村。因此,张店车站党支部建立前后,洪沟村就是党组织秘密活动的联络点。
1926年5月,团济南地委执委委员朱霄到淄博指导团的工作,发现正在读高小的孟金山思想活跃、活动能力强,就发展他人了团。之后,在邹光中、孟俊生的教育帮助下,孟金山积极参加社会活动,阶级觉悟不断提高,遂由邹光中介绍加入共产党。同年夏,为了推动洪沟村农民运动的更好发展,在中共张店车站支部的帮助下,建立了中共洪沟支部,适逢孟金山高小毕业,就推选他担任了党支部书记。
此后,王元昌、朱霄等人经常到洪沟村指导工作,使该村的党、团工作和农运工作都有很快发展。党支部建立初只有三四名党员,不久就发展到七八名。同时,由于洪沟村地理位置优越,党组织在张店地区的一些秘密活动,都以洪沟村为基地开展。上级党组织寄来的宣传品,也多在该村铁路工人阎同和家中印刷,然后由党、团员偷偷塞进车站的邮筒里,或分头到车站、街头散发。当时,在张宗昌反动统治下,白色恐怖严重,孟金山与党员孟光杜曾把反对张宗昌当局的标语一直贴到沣水大集上,被群众称之为“秘密告示”,四处传扬,产生了很大影响。
中共白兔丘支部建立
1926年,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工农运动的影响下,在三座大山压迫下的临淄人民开始觉醒。当时流传的一首《农民苦之歌》,唱出了广大农民深重的苦难和争取解放的心声:“农民兄弟真可怜,从早忙到晚,流尽了血和汗。纳粮又纳税,还要特别捐,刚交了车马费,又要烟种钱。一年的粮食都粜尽,生活怎么办?痛苦对谁言?”   
这年7月,中共山东地委派党员耿贞元从青州回到原籍广饶县,任中共广饶特支委员。耿贞元以算卦为职业掩护,在广饶、临淄交界处一带进行秘密革命活动,指导农民运动,建立发展党的组织。在临淄大路沟村(又名朱家庄)头有家旅店,地处要冲,南来北往的客人经常在这儿谈古论今,抨击时政。耿贞元也经常在店内吃饭、歇脚,借这个场合给人算命,巧妙地宣传革命道理,鼓励人们团结起来、组织起来,与黑暗势力作斗争。耿贞元发瑚店主高新成出身贫苦,朴实善交而又富有正义感,就经常在晚上跟他谈心,使他逐渐懂得了穷人翻身求解放的道理,提高了革命觉悟。是年秋天,耿贞元介绍高新成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从此,高家店成了党组织秘密活动的场所。在中共广饶特支的领导下,经过耿贞元、高新成积极而又艰苦的宣传、教育和组织工作,陆续在白兔丘、呈羔村发展张闵斋、高洪山、高凤山、常成孟等十多名党员。经上级党组织批准,1926年冬天,在高家店由耿贞元宣布成立了中共白兔丘支部,推选高新成任支部书记。之后,白兔丘党支部按照中共山东区委的指示,在中共广饶特支的具体指导下,积极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领导这一带农民群众对封建地主和反动势力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中共博山党组织建立及活动
1926年10月,共产党员蒋西鲁被中共山东区执委派到博山,他在积极筹建农民协会,领导农民运动的同时,重点进行党组织的建立工作。通过报恩寺小学教员、共青团员蒋敦鲁,利用学校作为阵地,组织进步青年教员阅读《共产党员》等进步书刊,学习和讨论时事政治,培养物色活动骨干。1926年11月,中共山东区执委又派王元昌到博山,同蒋西鲁一起做建党工作。经过培养教育和实际斗争的考验,发展了第一批党员,他们是:蒋敦鲁、刘康侯、吕景屿(又名吕世孟,博山县西石马村人)、张学五(又名张明富,博山考院小学教员,博山县南岳阴村人),并建立了中共博山小组,蒋西鲁任组长,隶属中共山东区委领导。这是博山建立的第一个地方党组织。
博山党小组利用当时国共合作的形势,以国民党博山县党部出面开办的石印局作为依托开展工作。12月,集成石印局在博山大街正式开业。除得到中共山东区委300元资助外,其余资金全部由党员入股(每股10元)解决。由蒋西鲁任石印局经理,聘请国民党员、博山报恩寺小学校长蒋至元(又名蒋衍坤)出任名誉经理。石印局名义上为国民党党部和政府服务,也公开向社会承揽印刷业务,但主要是为中共山东区委印刷宣传品,以后又承担了中共山东区委党刊《红星》的印刷工作。1927年3月,建立了中共集成石印局党小组,王玉华任组长,党员有潘聘卿、李瑞九、李可修等人。
鉴于博山已有党小组2个,党员已逾10人,符合中共四大关于建立支部的规定,1927年4月王元昌再次到博山,帮助建立了中共博山支部。支部开始由蒋西鲁负责,以后由蒋敦鲁任书记,隶属中共张店地方执行委员会领导。中共博山支部按照中共山东区委、张店地委的指示,大力进行党的发展工作,先后在八陡、西河矿区发展岳立傲、韩立仁、韩立义、张敬仁、张敬义、吕祖良、吕学柱等人入党,建立了矿区工人党小组,岳立傲任组长。是年7月,在济南和青州上学的博山籍党员谭克平(又名谭庆信、谭立民)、马文如、阎康侯(又名阎宝玉)、张子珍(又名张道修)、翟所道等人,遵照中共山东省委的指示,放暑假回家乡参加当地党的活动。博山党支部把他们编人组织,建立了四乡特别党小组,谭克平任组长。至此,博山县分布在城区、矿区和农村的党员共21人,党小组4个。
中共博山支部还加强了博山县的国共合作。蒋西鲁、蒋敦鲁以跨党党员的身份,参加了国民党博山县党部的选举。在选出的由5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中,就有中共党员3人,并由蒋敦鲁担任执行常委,为开展党的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共博山党组织开办集成石印局的做法,受到上级党组织的肯定。1927年《山东省委关于组织问题的报告提纲》中说:“博山同志经济观念正确。”在当时国共合作又处于不利的形势下,以国民党博山县党部的名义办石印局,一方面有了开展党的活动的职业掩护,另一方面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使党的工作更加充满活力,这确是当时开展党的隐蔽斗争的一个好办法。
中共铁山特支建立
1926年春天,王景陈、李清贵在铁山一带建立了铁山农民协会。中共淄博支部和张店车站支部建立后,曾几次派人到铁山地区发动群众,指导工作,使铁山地区的农民运动更加红火,为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1927年春,中共张店地委派王明智、邹光中到铁山地区的中埠、冶里、金召一带,依托农民协会开展党的工作。他们首先发展农民协会负责人李清贵加入了共产党,然后采取“我发展你,你发展他”的办法,在中埠、冶里、于家、南金召、尹家坞等村庄,发展了王德昌、王信昌、王世昌、王顺昌、王秉贞、张振华、申传贤、常绪孔、于有森、于兴家、王文才、宋福永、宋福盛、宋福和、孙富同、边振道、曹鹤峰、张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执政后的探索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创建时期(1919年...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土地革命战争...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全国解放战争...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全国解放战争...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