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建国前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全国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8月~1949年10月)(四)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3266   时间:2007/11/1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第二十章  支援全国解放战争,欢庆新中国诞生
第一节  淄博军民全力支援战略决战
从1947年7月到1948年下半年,人民解放军经过一年多的进攻作战,取得了辉煌的战果,迫使国民党军由全面防御转入重点防御。国民党军队士气低落,战斗力下降,其主力被分割于东北、华北、中原、西北等几个孤立地区。伴随着军事上的失利,在国统区,由于政治腐败,遭到人民的强烈反对,陷入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之中。战局发展对人民十分有利,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
中共中央军委根据形势的发展,决定在1948年的战争中,人民解放军仍在长江以北的华东、华北地区作战,争取歼敌100个旅以上,取得对全局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要求华东野战军歼敌40个旅,并于8、9月间攻克济南,然后全力南下,争取当年冬或翌年春攻取徐州。
华东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和要求,于9月中、下旬发起济南战役,一举攻克济南,歼敌10.4万人(内有2万人起义)。济南战役开创了人民解放军夺取敌坚固设防和10万重兵据守大城市的先例,使蒋介石以大城市为主的“重点防御体系”开始崩溃,从此揭开了战略决战的序幕。从1948年9月到1949年1月底,党中央运筹帷幄,指挥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展开了规模空前的大决战,先后取得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胜利,歼敌154万余人,基本上摧毁了国民党赖以维持其反动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奠定了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基础。   
1949年1月1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撰写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他强调,必须“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不动摇地坚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官僚资本主义,在全国范围内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针对当时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正在筹划“和谈”和“划江而治”,以及在革命阵营内部制造“反对派”的反革命伎俩,献词指出:“已经有了充分经验的中国人民及其总参谋部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像粉碎敌人的军事进攻一样,粉碎敌人的政治阴谋,把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进行到底。”新年献词还庄重宣告“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伟大的胜利0991949年4月21日,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发起渡江战役,一举突破长江天险,23日攻占南京,宣告国民党反动统治结束。随后,各路解放军乘胜南下,展开了追击作战,先后收复了除台湾外绝大部分大陆疆土,最终取得全国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在解放全国的一系列重大战役过程中,人民群众的无私支援是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保证。成几十万、上百万的人民群众在“一切为了前线胜利”的FI号鼓舞下,或自发地、或有组织地穿梭于各大战场和解放区之间,不顾生命危险,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全国人民支援解放战争的气势磅礴的历史画卷中,淄博人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发扬老区支援人民子弟兵的光荣传统,调集一切人力、物力、财力,全力以赴,支援前线,参军参战,为取得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以至全国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谱写了不朽的篇章。
民工支前  1948年4月潍县战役期间,临淄县第一批派出民工200多名、大车100多辆,组成运输队,由祁克正率领前往支援,历时40天。第二批派出民工437名、小车200辆,组成运输队,由杨忠义率领,历时48天,运粮41.8万斤,行程1250里,多次荣获部队和支前司令部的表扬,有369人立功。这个县还设立4个兵站,保障过往部队的供应。淄川县自解放后至8月20日,在支援胶济铁路西段等战役中,先后出动民工2.7万余人,小车4539辆、担架117副、马车54辆、牲畜2240头;博山共派出民工3678名、担架448副,随军支前20-90天。   
在解放济南战役中,博山县派出民工3批,共2675名,随军战地服务。首批1056人组成的民工大队,由焦干卿等率领,有258人立功受奖。另外,派出民工5.11万名,小车1.76万辆、牲畜28头,运粮49.95万斤、柴草9.32万斤,并完成转运伤员、物资、修补公路等任务。淄川县派出民工2.36万名、小车1.11万辆、担架236副、牲畜100头,随参战部队服务。另外派出民工2.36万名,运送沙杆1677条、铁钉5656斤、麻袋5.39万条、布6368尺、铁轨800多根、枕木1.15万多条、粮食340多万斤、军服10万套,修补公路370公里、桥梁16座,搬迁野战医院1个,转运伤病员200多名。临淄县派出民工2300多名、小车600辆,组成支前民工团,由团长朱门彦、政委刘伯华率领,运粮和军用物资270多万斤。桓台县派出民工2000余人,组成担架队、运输队,由副县长张精忠率领,随军服务,运送伤员一批、粮食近百万斤,担架队荣立集体三等功。另外,还组织民工4.8万多名,历时半月余,运粮120多万斤。张店市为保障雨季交通畅行无阻,组织工匠98人、民工2582人次,修路补桥;还派出担架6副、民工53名(不含车夫)、大车96辆、小车89辆,运粮5650吨。为保障部队与支前民工的食宿,淄博特区设民站、茶水站10处。战役期间,路经张店、周村的军队和民工最多时达每天万余人,需粮2万多斤和大批马草,博山、淄川县组织7000多辆小车、1.5万多名民工运输供应。博山县掩的民站,最多时一天停留小车六七千辆,担架2000多副。当地政府协同民站,妥善安排,保障了供给。济南战役后,桓台县进一步充实支前机构,实行党政军武总动员,抽调70多名干部,组织车船5000多辆(只)、民工4.5万余名、武装民兵160余名,将该县供应南下部队的粮食368万余斤运往郭店、黄台车站。据不完全统计,自胶济铁路西线作战至济南战役,淄博特区共组织与派出常备民工10.69万人,用工日652.09万个.
在淮海战役中,淄川县、博山县和原山区共派出小车1000辆、民工2170名,组成小车队,由支队长张明远(淄川县武装部长)带领,奔赴淮海战场,历时3个月,圆满完成运送军火、军粮任务,并帮助徐州市逮捕国民党特务1名,缴枪11支、子弹70余发。全支队有24人立一等功,225人立二等功,1037人立三等功。淄川县商河区石埠村(今属周村区贾黄乡)共产党员、第二运输中队第二分队队长王纪圣,处处以身作则,脚上磨出血泡不叫苦,民工生病热情照顾;遇敌机轰炸,不顾个人安危,尽力保障运输物资的安全;每到一处宿营地都帮助房东打水、扫院子,被评为一等功臣,华东支前司令部给予嘉奖。桓台县1948年10月,以750名民工、360辆小车组成小车队,由队长、县民政科长朱焕忠等率领,武装部长孙义伦率一连武装民兵护送,赴淮海战场服务4个月,经过江苏、安徽、河南和山东省的百余个县,胜利完成任务。
1948年12月27日,淄博特区组建了淄博担架运输团,由博山县委组织部长焦干卿、淄川县民政科长赵希平任正、副团长,淄川县委宣传部长陈心怡、博山县实业科长王振声任正、副政委;全团3750人,分6个营,每营由1个武装民兵连护送,于29日赴淮海战场,随华野第七兵团二十一军抢救伤员,运送弹药、给养。战役结束后,在韩庄一带休整。其间,民工换发军装,干部、民兵换发武器,每个民兵营配备1名军队副营职干部。同月,临淄县组织有600余人的担运营两个,由营长祁克正、徐夫率领,编入渤海区第一担运团,在战地服务后亦随军休整。1949年1月,淄博特区又命博山县组织467人的民兵营,由王培祥率领,于2月间赴徐州一带随军休整。休整后,他们开往巢湖一带进行渡江训练、物资准备和政治思想、纪律教育,淄博担运团改称巢湖部队。4月21日子夜,渡江战役开始后随军渡江,分别在解放南京、上海、杭州、金华、绍兴、宁波、青田、丽水、定海、温州等战役中,抢运伤员、军需物品。遇到溃逃的国民党军队,护送民兵直接参战。5月27日,担运团第六营七连在贵池县刘街乡殷村窑遭反动道会门的袭击,护送民兵英勇反击,战斗中23人牺牲,15人负伤。据统计,在渡江战役及以后的战斗中,淄川县支前队伍共运救伤员1771人,自韩庄至温州等地运弹药126.58万斤、军服12.75万斤、面粉和其他物资43.89万斤、马270匹,往返1.35万公里。淄博担运团在执行任务中,以人民解放军为榜样,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跋山涉水,不怕艰辛,有时冒雨行军,有时日行130余里,克服重重困难,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受到部队与群众的称赞。5月底6月初,在丽水进行总结评比,全团有2700多人立功。其中博山县立一、二等功的218人,立三等功的567人;淄川县立一、二、三等功的共计1900余人。部队领导机关向他们颁发了淮海、渡江战役纪念章,第四营先后荣获锦旗29面。当地党政机关召开欢送大会,赠送“远征浙南,凯旋荣归”的胸章。回到家乡时,淄川、博山分别召开了欢迎大会。博山县民兵营参加渡江和宁、沪、杭战役后,又被派往皖南池州地区参加剿匪和维护治安活动,前后历时6个月,有3人立特等功,52人立一、二等功,85人立三等功。7月18日,他们高举“复员荣归”的大旗回到博山。
物资供应  淄博全境解放后,全力以赴开展生产支前运动,迅速恢复了部分生产,大量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从淄博运往前线,为各大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9月,为支援济南战役,张店市征购麻袋8626条、铺草5900斤、磨面5.66万斤、碾米11万斤;周村市征购纱布6044尺、布328尺、麻袋3.44万条、铁板2000斤、棉花7000斤、电线杆1035根、蔬菜2.8万斤,征集战勤费折合小米5.24万斤,大有面粉厂昼夜不停地为前方生产面粉近150万斤;博山征购麻袋5000条,城区21家私营磨坊40多盘小磨昼夜奋战,为前方生产面粉35万斤。淄博地区共向济南战役参战部队直接供应与运送面粉11.2万斤、小麦50万斤、麦麸3万斤和马草、柴草4万斤。济南战役后,各县为解放军南下积极进行粮食等物资支援。据1948年12月郭店运粮监收站统计,共收桓台县粮食368.4万斤、临淄县粮食99.8万斤。1949年春,淄博特区和桓台、临淄县预借并运送公粮5030吨;博城区赶制、运送“过江鞋”38.8万双。在淮海战役期间,省政府生产部新华制药厂(即今新华集团前身)提出“我们多流汗,战士少流血”的口号,发动工人把车间当战场,工具当刀枪,土法上马,昼夜苦干,攻克一个个难关,提前10天完成医疗器械的制作任务,超额生产急救包96万多个、药用纱布25万米、脱脂棉万余斤,荣立集体二等功。为支援渡江战役,打过长江,解放全国,职工们再接再厉,自觉加班加点,苦干实干,又提前10天完成4月份的任务,并超额27%。其它厂矿如洪山、西河、新博等煤矿工人生产热情高涨,产量大幅度增长。
参军参战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为保持和壮大人民军队的战斗力量,淄博地区的广大青壮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踊跃参军入伍,确保了部队及时补充兵员,为人民军队输送了一批批新生力量。淄博特委、专署及地方各级党组织、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解除了广大入伍青年家里地怎么种、老人谁照顾等后顾之忧,使他们把“保家保田”的口号变为参军入伍的实际行动,全地区多次掀起大规模的参军热潮。第一次是1947年初,通过反奸诉苦、减租减息和土地改革,提高了广大农民群众的阶级觉悟,激发了他们粉碎蒋介石军事进攻、保卫胜利果实的热情,很快掀起了参军热潮,博山县仅20天就有836人参军。第二次是在1947年11月,这时解放军已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淄博大部分地区普遍进行了土改,广大农民群众在“拿枪保田”的口号鼓舞下,参军热潮尤为高涨,仅淄川县一次就动员2000多人参军。第三、第四次参军热潮分别在1948年8月和1949年初。这时全国解放战争正进入战略决战阶段,淄博地区已获得解放,广大青壮年积极响应“打过长江去,活捉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号召,争相报名参军,两次参军共达4000余人。通过PA_k 4次“动参”工作,淄博全区(含临淄、桓台、沂源、高青4县)共有近3万名青壮年参军。在此期间,由区县地方武装升级到野战主力部队的也有1.5万多人。
由于淄博各级党组织和政府“动参”工作做得认真扎实,教育宣传方法灵活多样,每次参军高潮中都涌现出许许多多“父母送子”、“妻子送郎”、“兄弟相争”、“干部带头”的动人事迹。如1949年春,淄川县参军的2000多名青年中,父送子参军的159名,妻送郎参军的3名,兄送弟参军的65名,兄弟争相参军的19名,自动跑去参军的39名。马陵村共产党员杜希坤、司继禄,带领15名青年集体参军。尚庄姜文永送长子参军未验上,接着把次子送去。聂村妇救会长刘玉兰把身边仅有的两个儿子送去参军,要他们“为国争光,为父报仇!”应征人伍的淄博广大青壮年不负家乡父老的重托,奔赴前线,英勇杀敌,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
第二节  抽调干部随军南下。
加强党的组织建设
抽调干部随军南下
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辽沈、平津和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人民解放军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将革命进行到底。面临全国即将解放的新形势,党中央决定从老解放区抽调5.3万名干部随军南下,接管江南新解放区。其中要求华东地区抽调1.5万人,华东局又将1.5万名南下干部的名额完全分配给了山东。由于当时的区划原因,其中,华东局分配给鲁中南区南下干部的任务为:组成1套战略区党委(包括党政军民各机关,下同),10套地委级,40套县区委级,400套分区委级领导班子,共3680名干部。为了争取主动,鲁中南区党委实际安排南下干部4000多名。华东局分配给渤海区的任务为:组建1个战略区党委,5个地委,100多个县区委和分区委,总计南下干部为4526名(以后,渤海区又抽调第二批干部组队随军南下,这两批干部共5000余名)。这样,鲁中南区党委和渤海区党委根据各自分配的干部数额,共分配给淄博现辖区各县近700名干部的任务。这些干部包括党务、政府、军事、民运、经济、财政、银行、贸易、机要、通讯、新闻、教育等各个方面。
这次抽调干部南下是淄博特委外调干部最多的一次。为此,各级党委发扬高度负责的精神,遵照上级“顾全大局,服从分配,选强留弱”的指示,克服一切困难,作出巨大努力,按照各县实际情况及标准条件,落实抽调南下干部的任务:淄川县83名,博山县40名,张店市20名,周村市21名,特区直属机关20名。隶属渤海区三地委的临淄县124名,桓台县100余名,高青县160名;隶属鲁中南区二地委的沂源县110余名。
当时隶属于淄博特区的干部,按照鲁中南区党委的要求,组成2套县委、12套分区委,由淄博特委书记李培南、专员李云鹤带领,随军渡江南下,支援新解放区。1949年4月下旬,淄博特委南下干部随鲁中南区其他南下干部分批随军渡江南下,主要负责接收浙江省。沂源县100余名南下干部,1949年2月10日由县城南麻出发,途中与新泰、莱芜的部分干部编为一个中队,谢任符任中队长,张正伦任指导员,随军南下。隶属于渤海区的南下干部编为华东南下干部纵队渤海第三支队-,周冠五任支队长,刘格平任政委。渤海第三支队下辖4个大队,配备地专级党政军领导干部。其中渤海区三地委南下干部编为第三支队第三大队,刘博泉任大队长,王乐三任政委。大队建立党委,大队以下各县编为中队,中队建立党支部,共建12个党支部(分别为高青、桓台、广饶、寿光、博兴、临淄、长山、邹平、章历、齐东、益寿及直属机关);中队以下设班,各班成立党小组,以加强对南下干部的组织与领导。其中,高青县编为第一中队,桓台县编为第二中队,临淄县编为第六中队。渤海区南下干部支队第一、二、四、五、八中队分别分配到浙江省的衢州、绍兴、嘉兴、宁波、温州、丽水、金华、建德等地和浙江省级机关、杭州市级机关工作;第三大队长山中队、广饶中队随军进人上海接管大场、真如2个郊区;第三大队高青中队、齐东中队、益寿中队,参加上海接管后,随三野第十兵团南进福建接管永安地区;第三支队机关、第三大队机关及临淄、桓台、博兴、寿光、邹平等6个中队,奉华东局指示参加筹建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培养革命干部。1949年5月中旬,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正式成立。华东局宣传部长舒同兼任校长,刘格平任副校长。校部下设第一、二部,第三大队编为革命大学第二部,冯仁恩任部主任,王乐三、关瑞财任副主任;第二部下设7个班,临淄的张精忠、桓台的傅赤先、马俊怡等担任各班的班主任。上海解放后,华东人民革命大学立即进驻上海,开始招生开学。
为准备接管粤桂滇黔川宁青等省,6月25日中央又作出决定,再从华东地区抽调1.42万名干部(其中山东抽调1200名)以应急需,这是第二次大规模抽调干部。山东分局分配给鲁中南区的任务为:地委级干部6人;县委级干部42人,配备6套县委班子;区级或相当于区级干部60人。淮海战役后,渤海区少数干部复员回原籍,大部分干部随华东支前司令部南下支援宁、沪、杭战役,上海解放后集体编入西南服务团,9月底随二野进军大西南。原渤海区四地委书记夏戎等486名干部,被分配到四川省万县地区及涪陵地区石桂县工作;四地委民运部长王墨林等部分干部,被分配到中共川东区党委和重庆市工作。   
提拔干部,加强党的组织建设
1949年,淄博各县、市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做好支援战略反攻和抽调干部南下的同时,如何有计划地培养训练和提拔大量干部,加强党的组织建设,迎接全国的解放,成为当时首要的任务。一是由于大批干部南下,使得地方干部严重缺乏,急需补充;二是大规模地支援解放战争、参军运动、接管新城新地区等工作,都需要大量干部;三是为了迎接全国解放、加快地方建设事业的发展,不仅需要培养提拔大批干部,同时,也需要进一步加强党员教育,提高党员素质,不断加强党组织建设。
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各县培养提拔干部、加强干部队伍建设的途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在各种政治运动中选拔。在支前民工中积极分子一般占30%,民工中的班排干部均系从积极分子中培养提拔的,复员后即为村干;原有的村干部和班排干部一般安排为脱产干部,即国家干部;土地改革中涌现出的积极分子调到训练班学习培养,再回村在实践中锻炼,经过几个反复,然后确定其工作。(2)通过举办党员和党外知识分子训练班选拔。1949年初,一些地方召开培养新干部会议,针对新干部“怕远调”、“工作犯愁”等思想包袱,县委要求区委以老带新,对新干部加强整体教育和形势教育,既分配任务又交待方法,使新干部树立解放全中国的信念,并采取集中学习、共同解决问题的方法,使新干部迅速成长。(3)各种重要工作岗位一律设副职,使各级担任副职的干部能在工作实践中得到锻炼,以备将来提拔使用。这是准备干部的最重要方法之一。(4)创办并办好中等学校和专门学校,培养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人才和各种专门人才。为适应淄博工矿特区和全国生产建设的需要,华东财经办事处工矿部在博山建立起一所工业干部学校。该校先后设有会计、统计、材料、采矿、测绘、机械、检验、兵工药剂、卫生、窑业等专业学科,学制半年至3年不等。(5)在解放城市中,放手地大量地使用及改造除了反动分子以外的原来企业人员及公教职员。(6)从国民党统治的大城市中,大量吸收工人及知识分子到解放区来,予以必要的训练之后.派往各种岗位去工作。
加强党员教育,提高党员素质坚持党的组织性和纪律性,是中国共产党一贯的思想原则和组织原则。过去,由于长期处于被敌分割的农村游击战争的环境之中,中共中央曾经允许各地方党的领导机关保持着很大的自治权,因而极大地发挥了各地方党组织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但同时也产生了某些无纪律和无政府的现象。由于各自为政和各行其事,各地产生了地方主义和经济主义,给革命事业造成许多损失。
为反对无纪律和无政府倾向,加强党的组织性和纪性,淄博特委根据1949年3月华东局《关于克服党内无纪律无政府状态加强纪律性的决议》,学习贯彻执行了1948年1月7日中共中央《关于建立报告制度》和5月发出的(1948年的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指示。各县(市)委遵照淄博特委扩大会议的具体部署,首先组织干部学习讨论有关指示、文件,分析研究各地区无组织无政府状态的表现和危害,并认真学习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书的第二章。通过学习讨论,使广大干部认识到,如果领导中国革命的中国共产党没有铁的纪律,并取得广大人民群众最衷心的拥护,就不能克服革命阵营内部的各种不坚定的思想,就不能战胜敌人的各种反抗,就不能取得全国革命的胜利,就不能保持已取得的胜利果实,就不能把四万万五千万人民的中国团结成统一的国家。沂源县委从1949年3月中旬开始,在全县范围内进行加强党的组织性和纪律性的学习。4月15日转入县级干部思想检查。5月县直机关一般干部和各区干部开始检查。5月底集中学习检查告一段落。在学习中,县委对照中央指示,检查了在健全党委制度、请示报告制度、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执行财经制度等方面存在的严重的无纪律无政府状态的表现,分析产生错误的原因,制定改进的措施并作出决议。决议中强调建立健全党委会议制度,建立请示报告制度,同无纪律无政府状态进行斗争。高青县委于1949年4月制定通过《关于反对无政府无纪律状态和提高纪律性的决议》,列举了8个方面的自由主义和无政府无纪律的表现,提出了4条加强党员干部组织性纪律性的措施。在1949年上半年,淄博各县市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先后都进行了反对无政府无纪律状态和加强党员干部纪律性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淄博各地解放后,淄博特委进一步加强了各级地方党组织建设,尤其是加强了地方基层党组织的建设。随着全国的解放,淄博各地逐步公开了党组织。早在1948年上半年,淄博的一些老区如沂源县、博山县已公开了党的组织。1949年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后,淄博各市、县公开了工厂、矿山、学校、医院等单位党的组织,并公开发展党员。在公开发展党员的工作中,把发展的重点移到工厂、矿山,并采取积极、慎重、公开、经常的发展方针,注意从老工人、技术工人中发展党员。淄博各级党组织按照上级党组织的要求,根据各地区实际情况,掌握“对老区进行健全补充、对收复区进行恢复巩固、对新区主要发展建立”的原则,全面整顿了党的基层组织,使党组织的发展深入到学校、厂矿、医院等方方面面,为社会秩序的稳定、各项经济的恢复与发展,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到1949年10月,淄博特委辖城市企事业的基层组织17个,即洪山煤矿、西河煤矿、新博煤矿、神头电厂;冶炼总厂、电器修造厂、电器总厂;山东窑业厂、金岭铁矿、制酸厂、新华药厂、制丝厂、张店棉业公司;淄博第一中学、渤海第三中学、博山窑业学校、工人医院等单位的党组织。截至建国前夕,淄博工矿特区计有基层党组织670多个、1.34万名党员;隶属渤海区的临淄、桓台、高青3县计有基层党组织950多个、党员6000余名。
第三节  展开全面建设,恢复发展各项事业
1949年3月5日至13日,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西柏坡召开。毛泽东在会上作了重要报告,明确指出,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其他劳动群众,向帝国主义者、国民党、官僚资产阶级作坚决的斗争,一步一步地去战胜这些敌人。全会依据战争的进程和形势的发展,一致认为党的工作重点应该由乡村转移到城市,广大党员干部必须以极大的努力去学会管理城市和建设城市,城市工作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会制定了全国胜利后,党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的基本政策,规定了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总任务和主要途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是在中国革命历史转折关头召开的,它所制定的各项工作方针与政策,不仅为争取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和建设新中国作了政治上、思想上和政策上的准备,而且为革命胜利后,中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的转变指明了方向。从5月中、下旬开始,淄博特委召开专门会议,传达、贯彻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文件,并就当地党的工作重心转移问题展开了讨论。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的传达、贯彻,为淄博各地顺利实现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和恢复、发展淄博各项事业奠定了思想基础。
加强城市工作,恢复发展工商业  淄博全境获得解放后,党政军机关和各种社会团体逐步转移到城市开展工作,工作重点亦随之转移到城市。然而由于各级干部长期从事农村工作,对城市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有些同志在思想上、作风上一时转不过来,还有少数同志则经不住历史考验。主要表现在:(1)囿于长期农村工作经验的束缚、理论水平与城市实际工作经验的差距,遇到具体问题就不易转过弯来。过去是农业,今天是工业;过去是消灭封建地主阶级,今天是对资产阶级及工商业者既要联合又要斗争;过去是分散的农村、农民,今天是集中的城市、工人;农村生活简单朴素,城市却是“花花绿绿”;过去是供给制,今天实行薪金制等等。从任务、路线、政策、组织形式、斗争形式乃至生活方式,都发生了一系列巨大变化。对于这些变化,许多干部显得难以适应,工作无从下手。(2)有些干部在口头上承认依靠工人阶级,但思想上不通。认为“土地革命战争、八年抗战、人民解放战争,皆为农民一手打天下,工人没有功劳,不能由他们来领导。”(3)官僚主义、功臣思想抬头,不认真学习新知识、新政策,自以为是,专在个人身上打圈子,比等级、闹地位、攀享受,等等。针对党员干部的这些思想状况,淄博特委结合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有计划地对干部进行抽调培训。到1949年6月,参加学习的党员干部已达1200余名。通过学习和贯彻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文件和精神,各级党政干部思想认识有了很大提高,城市工作的重要性开始深入广大党员干部思想中,为城市工作和工商业生产的恢复、发展奠定了思想基础。
淄博工商业虽然在解放之初就进行了大量的恢复工作,但总体上还只是战后临时恢复,并且许多工商企业都还没有转入正常营业,“左”倾思想仍旧存在。为此,1948年9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召开了全省工商业会议,指出,今后在生产建设上将是工农业并重,“对于工业生产,应当看得与农业生产同样重要,或更为重要,这就是我们整个解放区在生产建设上的总方针。”会议还制定了扶持生产的一些原则,如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发展生产:发展生产应根据军需供给需要、外汇物资需要与市场群众需要这3个条件来决定。
淄博特委和专员公署积极贯彻省政府会议精神,继续纠正“左”倾错误,努力发展民族工商业。在民主政府和银行贷款的帮助下,各厂矿、商号逐渐恢复和发展起来。到1948年12月,博山城区工矿业及各种手工业,由解放前的633家发展到1086家。在加强对工商业者宣传的同时,中共博山县委协同有关部门加强了对职工队伍的思想教育、技术培训。通过开办工人训练班、工人夜校、技术研究班、读报组等形式,教育工人树立主人翁思想,提高文化、技术水平;增加工人福利设施,举办工人福利合作社,调整不合理工资分配,调动工人的生产积极性。1949年3月11日至16日,博山召开职工代表大会,成立了职工联合会。为了加强对博山城区的管理,1949年4月,经中共山东分局批准,淄博特区所辖的博城、黑山、原山3个直辖区合并,重新组建博山市。8月组成了领导班子;10月分局下达公布令,正式办公。王保民为代理书记,韩洁石任代理市长。博山市委、市政府进驻博城。博山县委、县政府迁往源泉。
经过1948年下半年的整顿、恢复、发展,周村工商业日趋繁荣,据1948年10月25日《渤海日报》报道:“全市工商业已达3200余家,较解放前增加了42%。其中以该市著名的丝织业发展最快,增加达十一倍之多。……该市工业生产的迅速发展,得力于北海银行的贷款扶助甚大,该行先后发放工业贷款12870余万元,城市贫民小本贷款3739万元,商业贷款230万元。”1949年3月21日至23日,周村召开职工代表大会,成立了周村职工联合会,进一步促进了周村工商业发展,提高了工人劳动积极性。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后,通过学习贯彻全会精神,周村市各级党的组织和党员干部进一步重视经济建设,上下一致,齐心协力把工作重点放在繁荣经济上。为了促进全市丝织生产的发展,1949年3月下旬,政府首先贷款扶持10名工会积极分子办起了周村市福利丝织生产合作社。为解决周村缫丝就地深加工问题,从5月开始,山东丝织厂在周村筹建。7月上旬正式投产。这是周村第一个地方国营企业。在国营企业带动下,周村丝织业得到很快发展,到1949年9月,已经形成一个系统。由于党和政府重视城市经济建设,制定了符合当时形势的一系列政策,不仅使周村商业、传统手工业得到迅速恢复,而且棉织、铸造、卷烟、化工等产业也很快发展起来,同时也辐射带动了周围广大地区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故当时被称为“金周村”。
同一时期,张店、淄川、桓台、临淄等地的工商业亦得到了较快发展,较解放前大为繁荣。1949年4月,停办十多年的张店春季买卖大会重新开业。潍县、临淄、博兴、桓台等县数以百计的商业摊点纷纷赶来交易,疏通了商业渠道,繁荣了城市经济。
淄博矿区煤炭生产的恢复  在工业生产恢复发展过程中,淄博煤矿工人发挥中国工人阶级艰苦奋斗、英勇献身的精神,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以实际行动医治战争创伤,开展增产立功活动,为恢复和发展煤炭生产,支援解放战争,迎接新中国的诞生作出了贡献。在整个解放战争中,淄博煤矿遭受了国民党反动派3次大的洗劫。洪山、西河、新博三大国营煤矿的厂房、地面建筑破烂不堪,机器设备大部被劫走或毁坏,矿井多数被水淹设。洪山煤矿运煤专用铁路、电车路、洗煤机、运煤机、抽水机和发电设备等,多数被破坏。博山、淄川私营煤矿仅有四五家能维持生产,亦转为土法生产,日产煤仅百余吨,最少时仅三四十吨。因此,恢复矿井生产的任务十分艰巨。根据淄博煤矿的实际情况,华东财经办事处工矿部山东矿务局提出了“有重点的从局部到全面地恢复建设”的方针,并确定把淄博煤矿作为华东地区煤矿恢复生产的重点。淄博矿务局确定西河煤矿为恢复重点,洪山、新博两矿亦分别进行有重点的恢复工作。具体措施是:大矿井暂不进行生产,先维持排水,积极开展营业,降价销售积压煤炭,以资达到部分自给;机厂以军工生产为主,制造农具为辅,发动工人开采小煤井,解决工人失业问题。
广大煤矿工人在党的领导下,发扬工人阶级当家做主的精神,掀起了恢复建设高潮。机器设备被毁,工具材料缺乏,工人们就提出“没有器材到废铁堆里找,没有机器自己造,缺少零件自己想办法,需要工具大家献”的口号。许多工人献出了紧缺的钢材、电机、仪表工具等器材、设备,解决了生产急需。工人们从废铁堆里找回来各种零件,经过改造、制修,使一台台水泵、绞车复活,投入使用。洪山煤矿修复铁路、电车路时,没有钢轨,工人们就翻山越岭,到距矿50多公里的黑旺一带,把矿区被国民党军队占领时埋藏在那里的钢轨抬回来。在排水中,工人们以忘我的劳动热情,夜以继日地劳动着。从1948年4月至1949年9月止,先后在洪山、西河、新博3个煤矿18个井口排水1300多万立方米,为恢复和发展生产创造了条件。在排水的同时,有条件的地方还进行井筒及巷道的整修。经过1年多的努力,共掘进巷道1.482万米,修整巷道8342米。各矿还及时安装了风扇,堵塞了漏风坑道,解决了通风不良的问题,矿井面貌有了较大改观。据1949年7月22日<大众日报>载:“十个月来洪山煤矿修建成绩如下:(一)修葺办公室及房舍千余间。(二)修复了机械及土木工厂。(三)恢复化铁炉两座,铁匠炉十八座,自制压力机两部,七十五马力水泵七台,自装配绞车二十余部,及大铁架八部,新添铁架两部。(四)恢复了发电厂,修好已坏的八千基罗瓦特透平电机一部,五千的透平电机一部,一千的透平机两部,三百的直源电机一部,马达二百余部,新建了高压线路,从本厂通往各井。现每日发电四千五百基罗瓦特,除洪山矿用电外,并向淄川城区用户及车站和轻金属工厂等处送电。(五)修复了铁路十四公里,电车路四十华里。(六)清除了敌人遗留未熄的炉碴约五六千吨……(七)修复车皮六百余个。该矿计划年底可增产至每日二千吨。”
自1949年4月始,矿区改革了管理和分配制度。在西河煤矿取消把头制,实行按件计资的工票制;在私营博山大成煤矿废除其招募管理工人的“半分制”,改为实行工人代表制。职工工资增加,提高了工人的劳动积极性和创造性。同年7月,新博煤矿首先成立矿山民主管理委员会,并在首届一次会议上确定了面向工人、依靠工人的工作路线,作出了开展劳动竞赛、职工教育、保证完成生产建设计划等项决议。
翻身后的淄博煤矿工人,自1948年下半年就开展了热火朝天的增产立功竞赛运动。洪山、西河、新博矿广大工人发挥了高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为恢复生产增产煤炭献计献策,涌现出了许多生产、创新的模范事迹。如洪山矿七号井排水,原计划5个月,实际3个月就完成了。西河矿三号井,经岳鸿庥、张洪泉改造,提高效率35%。在生产竞赛中,矿工马衍水等创造了绞车过卷保险器,侯振邦利用废料制造变压器10台和其他10多项改革,提高了劳动效率,降低了生产成本。洪山煤矿工人只用了45天,就完成了抢修洗选厂的任务。
在竞赛中,各矿发扬共产主义风格,互相帮助,互相支援。洪山矿在材料紧缺的情况下,把修制的50辆煤车支援给新博煤矿;并且在高压输电线十分缺乏,“购借无门”的情况下,顾全大局,急人所急,把自己千方百计搞到的高压线主动支援给新博、西河煤矿和神头发电厂。解决了一个难题,搞活了一盘棋,加快了整个矿区的生产恢复。
西河煤矿经过一年的恢复发展,日产量猛增到lOOO吨以上。洪山、新博等国营煤矿生产亦大幅提高。在党和政府的扶持下,私营煤矿的恢复工作也进展很快。1948年6月,有7家私营煤矿开始生产,日产达900吨。据统计,1949年4~12月瑞成、大成、振业、华东、东方等5家煤矿产煤达11万余吨。
为了加强对淄博矿区和淄川、博山各业工会的统一领导,1949年7月,各工会代表举行会议,成立了淄博总工会筹备委员会,李启华兼任主任委员,许光明、石磊为副主任委员。
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  1948年9月,华东局召开生产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秋收秋种是全党目前的中心任务。会议强调既要完成支前任务,又要不误生产;各级党组织带领群众及时完成秋收秋种及冬耕积肥任务,为进一步提高农业生产而奋斗。
华东局会议后,淄博各地农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克服重重困难,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从1948年秋至1949年春,博山县委、县政府先后召开10余次各小区干部会,根据季节、垧情,及时布置生产任务。特别对代耕、查荒、灭荒、保护耕牛、调整土地等问题,作了具体部署,并提出亩增15斤粮的奋斗目标。全县共成立代耕组1478个,查出荒地400多亩、黑地(没有登记在册的土地)2万多亩。政府根据灾情,发放农贷粮食16万斤,向比较富裕的农户预借公粮11.3万公斤,帮助广大农民渡过难关,掀起积肥、修坝堰、精耕细作的高潮。此外,淄博特区专员公署还发动特区机关及厂矿募集救灾捐款350多万元,支援博山灾区人民。桓台县通过召开各种会议,利用集贸市场,向广大农民宣传党的政策,稳定了民心。同时组织力量扶贫帮困,从而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1949年春,发生严重旱灾,各县人民再次面临灾荒的威胁。6月,淄博特区正式成立了生产救灾委员会,李启华兼主任,宋竹庭兼副主任。委员会除督促各县抓紧生产救灾外,还决定贷粮9万斤扶持生产,并号召各机关、学校及各条战线的干部群众节衣缩食支援灾区。面对严峻的旱情,各县人民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纷纷兴修水利,抗旱保苗。淄川县崔军区在“有井不怕旱、吃饭不靠天”的号召下,掀起了挖井修河热潮。从5月底至6月中旬,该区通过挖井、修改河道引水浇田等方式,浇田2350亩。桓台、临淄、高青等县人民在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掀起了挖井抗旱运动。据不完全统计,桓台县于麦收前抗旱中,掘井548眼,修井662眼,修理洞子井9条,洞眼173个,湖区修理与新挖漏沟34条。.桓台县金岭镇(今属淄博市临淄区)7天就挖井44眼。临淄县委亦领导农民大兴水利,利用原有水利基础和灌溉习惯,积极倡导农民抗旱保苗。至1949年5月25日,据临淄县高阳、龙池、苇河、淄东、路山等6个区统计:原有大井1090眼,小井1.08万眼,新挖、修理大井938眼,小井5091眼;原有和修理、新购水车6187架、鸳鸯罐3955架、辘轳4603架、提斗子24个。这些灌溉设施全部运用起来,缓解了旱情,保证了夏收、夏种。
在淄博各县、市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1949年不仅战胜了严重的春荒,而且粮食普遍增产,耕畜亦大量增加,农业生产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文化、教育、医疗卫生事业的恢复和发展  1948年5月,中共华东局根据群众要求办学的愿望,提出了恢复文化教育工作的任务。9月,山东省政府在青州召开第三次全省教育会议④,指出新民主主义的教育方针主要是以新民主主义思想培养干部与教育群众。会议制定了恢复教育工作的具体计划。9月20日,山东省政府下达了(关于恢复教育工作的指示),并颁发了<山东省恢复整顿教育工作草案)。   
1948年4月,为了团结、教育、使用知识分子,发展淄博教育事业,淄博特委成立了教育筹办委员会。该会成立后,召开了一些教育工作会议,进行了教员登记,陆续吸收了一批教员,促进了教育事业的恢复与发展。同年8月,淄博特区成立文教局,即着手恢复小学教育。至年底,建立起完全小学20处,中心小学30处,初级小学226处,入学儿童达2.79万余名。1948年秋,淄博特区专员公署在博山四十亩地成立“山东省淄博中学”。同时,桓台、临淄、高青等县亦相继成立了教育筹委会等机构,开展教育恢复工作。1948年9月26日,桓台县委召开会议,研究整顿恢复国民教育,并成立了国民教育委员会。会议决定先办高小2处,初小200余处;高小教员由县府聘请,初小教员由县府培训。临淄县则计划于年底前办高小3处,初小120余处。至1949年初,据当时<渤海日报》载,临淄县已恢复完小、初小172处,超额完成了计划。同期,社会教育也有了较大恢复和发展。淄博特委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开展了各种各样的职业技术教育,如职工子弟中学、工人培训班等。1948年12月,淄博特区干部学校开学,主要培训区级干部。1949年9月,华东财经办事处工矿部在博山建立工业干部学校,着重培训工矿领导干部。同时,各市、县结合本地情况,在工人相对集中的地方,开办职工夜校、工人文化班等,提高工人文化知识水平。
至建国前夕,淄川、博山、周村、张店等县市共有各类学校828所。①其中,中专1所,中学2所,教职员1549人,在校学生5300余人,学龄儿童入学率为25%。  
 从1948年3月淄博解放后,各地政府在战后恢复和生产救灾的过程中,各种医疗卫生机构亦逐渐恢复和发展起来。到1949年,全地区已建立医疗机构288处,其中医院4处,卫生所、门诊部、保健站284个。
剿匪反特。整顿社会秩序正当淄博人民积极恢复与发展生产、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的时候,国民党的一些潜伏特务、散兵游勇、地主恶霸、封建会门迷信团伙、土匪等形形色色的反动势力,疯狂地进行破坏活动。淄博解放后,国民党“鲁中督导团”特务组织、国民党淄博矿区党部派遣的武装匪特和地方惯匪以及地主武装20余股,潜伏在淄川I县山区及临淄、长山、章丘、博山等县边沿地带,破坏交通,勒索钱粮,杀人越货,偷盗,抢劫,割电线,毁铁路等,继续与人民为敌。先后有5名县、区、乡干部被他们杀害。1948年上半年,淄博特区公安局与特委警备司令部组织兵力,进行了清剿,但仍有部分残余势力分散在各地为非作歹。
为了严厉打击匪特的破坏活动,安定社会秩序,1949年5月上旬,山东军区召开剿匪工作会议,制定了政治与军事相结合的剿匪方针,并于5月11日发出<关于夏防工作的指示》,要求各地在“武装匪特活动频繁的地区,必须坚决实行军事清剿,建立指挥部,统一指挥各级武装,划定清剿地区,不分县界区界,以防此剿彼窜。”此前,根据山东军区令、鲁中南军区发布的命令,淄博特区司令部成立。赵凌汉为司令员,李培南兼政委8月13日.山东军区司令部宣布:“淄博特区司令部归山东军区直接领导”,番号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淄博特区司令部。并决定荣军第三团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警备第十九团,属淄博特区司令部建制。同年,为了保卫工厂矿山,保卫铁路交通安全,防止敌人利用青纱帐进行破坏活动,中共淄博特委决定成立夏防工作委员会,李启华兼主任,吴昌恒、韩洁石为副主任。各市县也都成立了相应的机构。
淄博特区按照全省剿匪工作方针,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配合下,向武装匪特展开了政治和军事的强大攻势。截至1949年底,破获土匪21股,抓获匪特分子152名,缴获长短枪405支、机枪4挺、小炮1门、子弹940余发,缴获人民币(旧币)150.16万元、黄金8两、银元501块、白银28公斤、电机4台,以及被服、牲畜、车辆一批。同时,淄博特区公安局对道会门组织进行了调查摸底,控制其活动。1949年6月,周村市公安局取缔了公开对抗政府法令的“万字会”和“一贯道”同善社,责令道首登记悔过,交待罪行,没收其道具。
淄博解放后,各级司法部门亦相继建立起来。1948年6月,淄博特区地方法院成立。是年冬,博山、淄川、周村、张店等县、市相继建立了司法科。1949年8月1日。洪山煤矿车西井发生透水事件,211名矿工遇难。事件发生后,各级政府立即组织抢救,并对死难家属进行了抚恤。淄博特区人民法院依法惩处了在这一事件中的渎职犯罪人员,体现了司法的公正与尊严。从1948年9月至1949年底,淄博特区人民法院及所属县(市)司法科审查各类刑事案件935件,其中汉奸、特务、土匪、恶霸等反革命案件314件,其他刑事案件621件。   
经过一年多的剿匪反特及司法审判,到建国前夕,淄博各地的社会治安状况大为好转,有力地保证了各项生产事业的恢复发展和支前工作的顺利进行。
第四节  淄博工矿特区成立。
欢庆新中国诞生
淄博工矿特区成立为加强统一领导,大力发展淄博地区的工矿生产,1949年7月26日,中共山东分局、山东省政府决定成立淄博工矿特区。特区辖淄川、博山两县和张店、周村、博山3市。山东分局还决定华东财经办事处工矿部党委并人淄博工矿特委。8月2日举行大会,正式成立中共淄博工矿特区委员会(简称:中共淄博工矿特委)和淄博工矿特区专员公署,任质斌任书记,李人俊、李启华任副书记,宋竹庭任专员。淄博工矿特委和专署机关驻博山,归中共山东分局和省人民政府领导。   
中共淄博工矿特委设组织部、宣传部、妇委、青委、第一直属党委、第二直属党委、建设报社、职工部、农委共9个部委。
淄博工矿特区专员公署工作部门设秘书处、民政科、粮食局、财政科、税务局、工商分局、北海银行淄博支行、文教局、淄博特区邮电局、实业科、合作推进社、公安局共12个部门。
据淄博工矿特区1949年10月份统计:全区面积约2500平方公里,山区约占60%,平原约占40%。区内共有铁路6线:胶济路周张段约20公里、张博路39公里、南定至罗村铁路O.5公里、淄JlI至洪山铁路3.5公里、八陡至博山铁路9公里、西河至昆仑铁路12公里;公路4线:张博路、博临路、博太路、博沂路共长560公里。全区共辖2县、3市、21个区、1022个村街,人IZl 70余万。共有耕地100万官亩,合中亩90万亩,人均耕地1.5亩。
中共淄博工矿特委的成立,极大地促进了淄博地区的工业发展。到1949年10月,全区共有公营矿山4座、私营煤矿6座、公营工厂16个、私营工厂和作坊3000户左右,职工达42000余人。区内矿产铁、煤、铝、硫磺、铅、粘土、长石、硅石、重晶石、灰石等,除铝、铅尚未开采外,其余均已恢复开采。
新中国诞生。人民普天同庆1949年9月21日至30日,由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人民解放军、各地区、各民族和国外华侨及其他爱国人士共662名代表参加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平(今北京)召开。大会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通过了起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简称<共同纲领));选举产生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和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毛泽东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和第一届政协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0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举行第一次会议,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接受<共同纲领》为中央人民政府的施政方针;任命毛泽东为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周恩来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朱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当日下午3时,北京30万军民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开国大典。毛泽东宣读了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并亲手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在群众的欢呼和El号声中,毛泽东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淄博人民从9月下旬就开始为欢庆新中国的诞生而积极做着准备工作。淄博工矿特区广大干部、工人、农民、学生及其他各界人士纷纷做彩旗、写标语,排演文艺节目。淄川县佛村区莪庄村党员郭光来被选为革命老区的代表出席了开国大典,并在观礼台上观礼。10月1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淄博,淄博人民纷纷集会,沉浸在一片欢腾之中。临淄县委、人民政府在县城举行万人大会,热烈庆祝新中国的诞生。其他各县市亦举行了不同规模的庆祝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了全国性胜利,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是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经过28年艰苦曲折的英勇斗争而取得的伟大的历史性胜利。中国历史由此开辟了一个新纪元,进入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崭新时代。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执政后的探索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创建时期(1919年...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大革命时期(1...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土地革命战争...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
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在全国解放战争...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