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党史博览
张学良弟弟张学思的另路人生
作者:高 洋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点击:272   时间:2014/6/16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张学良弟弟张学思的另路人生

张学思这位大帅府走出的四公子可谓一生传奇。他出身军阀家族,却走了一条和兄弟姐妹完全不同的革命道路;他信仰共产主义,却又与军阀大哥张学良兄弟情深;他贵为公子,却和一位出身雇农的姑娘相伴终生……

挚友与良师

张学思,1916年1月6日生,12岁时进入奉天同泽中学读书。由于他好学上进,主动接近同学,不久便和同班同学王金竟成了好朋友,他俩经常在一起畅谈理想和人生,成了莫逆之交。

王金竟后来转到省立第三中学读书,但是他俩的来往没有中断。一次,王金竟向张学思介绍了一位从小庄师范转到三中的老师王西征,张学思深深地被王老师的学识所吸引。他说服母亲,按大学教授待遇聘请王老师到家讲课。

王西征并不是共产党员,但他是张学思走上进步道路的启蒙教师。在他的鼓励下,张学思离开沈阳到北京求学。在北京期间,王金竟对张学思的思想转变起了很大作用。王金竟在九一八时期,曾接触一些革命志士,受到初步的阶级斗争和社会革命思想的影响。他把这些思想传播给张学思。通过阅读一些政治书籍和进步小说,张学思看到了救国的希望,从此立志要做剥削阶级的叛逆者,渴望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4月,经王金竟介绍,关成章代表组织批准,张学思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兄弟俩的最后一面

七七事变后,抗战的烽火燃遍全国。张学思受党组织的派遣,前往上海约请赵四小姐去奉化溪口探望被拘禁的大哥张学良。张学思一行来到雪窦山,当晚下榻在关押张学良的“别墅”中。当时在附近的雪窦寺里,住着30多个军统特务和一个连的武装宪兵。由于特务的跟踪防范,兄弟二人根本就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

一天、两天、三天,都在玩乐中消磨掉了。第四天,也就是张学思临走的前一天,天空雷雨大作。早饭后,张学良对四弟说:“今天不能出去逛了,走,到书房看看画报去。”这时,赵四小姐留下来,张罗着和特务们玩牌。张学良把四弟领到书房一角,借着3个书架和一个报架,正好挡住了门窗外的视线。张学思顿时明白了,原来大哥已选好谈话的场所啦!

张学良示意张学思别吱声,他指了指墙壁(暗示装有窃听器),然后拿出纸和铅笔,兄弟俩进行着无声的“谈话”。张学思以最快的速度在纸上写着:抗战的形势……共产党的主张……东北军的情况……人民的愿望……张学良看完后,用橡皮擦去铅笔字,又在纸上写起来……他们的“谈话”虽是无声的,然而,他们的心里却似翻江倒海!而这一面竟成了兄弟二人的最后一面。

“延安是最好的大学”

1938年10月中旬,张学思改了姓名,由武汉经西安辗转来到了延安。12月初的一个下午,在杨家岭,张学思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

那是延安少有的一个好天气,刚刚进入马列学院二班学习的张学思,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毛泽东的住处。毛泽东身穿灰色的旧棉衣,胳膊肘和膝盖处都打了补丁。张学思感到很惊讶,若不是亲眼看见,他怎么也想象不到毛泽东生活竟如此简朴!毛泽东亲切地拉他坐下,操着浓重的湘潭口音问道:“你就是张学良的弟弟吧?”张学思回答:“是的,我是张学良的弟弟张学思,现在改名叫张昉。”当毛泽东问到:“你感觉怎么样啊?能过得了这里的生活关吗?要不要钱花?”张学思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说:“主席,你可别把我当成小孩子!”

“哈哈哈!”毛泽东爽朗地大笑起来,亲切地对张学思说:“你是个少爷公子出身,过去的生活条件那样好,初到延安,我担心你生活受不了呦!”张学思爽快地回答:“主席,我能受得了。好多同志都是这样过的,过得很愉快。他们能行,我也能行!”张学思将自己的心里话跟毛泽东讲:“延安虽然艰苦些,但我觉得这里的生活比什么地方都好。在家里,衣食住行是都很优越,但那个家庭,只有享乐的自由,没有革命的自由。我像被关在笼子里一样,再好的东西吃着也不香。我要革命,要抗日!延安是最好的大学。”

1939年9月,23岁的张学思被派往抗日军政大学三分校直属二队任队长,由于二队学员都是东北籍,因此二队也称东北干部队,简称东干队。张学思从此开始了在抗大的学习和工作。

娶了个雇农家的姑娘

1940年初春的一天,延安女子大学举行报告会,吸引了周边许多院校的学员。张学思也与东干队的同学来到女大礼堂。开会前,张学思被一位聚精会神地翻阅画报的年轻姑娘所吸引,不由得凑了过去与姑娘聊了起来。

此后,为了能再见到这位姑娘,女大一有报告会,张学思就早早赶到会场。当他第三次来到女大礼堂时,撞见了老乡顾大姐。顾大姐亲热地和张学思唠起磕来。张学思乘机向她打听起那位姑娘。“哦,你问的是谢雪萍,我们是同班同学。”张学思通过顾大姐了解到:谢雪萍出身于广东省德庆县的一个雇农家庭。14岁那年从家里逃到广州,到纺织厂做工。1938年,经八路军广州办事处的介绍,谢雪萍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当时,她刚刚18岁。

“大姐,我想请你……当个红娘!”张学思突然鼓足勇气说出了心里话。顾大姐被张学思的诚恳所感动,爽快地答应了张学思的请求。

在顾大姐有意安排的几次“偶遇”后,两个人迸发出了爱的火花。1940年秋天,张学思和谢雪萍在宝塔山的窑洞里,与东干队另外几对新人一道,举行了别开生面的集体婚礼。几天后,他们夫妻满怀豪情,双双奔赴华北敌后抗日战场。

“不!我是不打算回家的!”

抗战胜利后,张学思接到中共中央的调令,秘密前往东北。他一到沈阳,东北局的首长彭真、林枫就向他说明了党急调他到东北的任务,即委派他担任辽宁省主席和保安司令,以他的张学良四弟的特殊身份开展工作,接收伪政权,成立一支地方人民武装。

交代完工作后,林枫对张学思说:“吃了饭,你该回家看一看了。离开大帅府已经十几年了吧?大帅府保存尚好,九一八事变之后,它被作为关东军司令部,东北局进驻沈阳的时候,曾在那里开过一次会,然后就撤了出来。如今,你回来了,大帅府也该物归原主了。我看,你就住原来的家吧。”张学思连连摇头说:“不!我是不打算回家的!”

“为啥?”林枫不解地问道。

“原因很多。”张学思说:“一来,14年前,我从家出走的时候曾经发过誓,要永远离开那个封建的大帅府;二来,党委派我以重任,很多工作需要我去做,回家看着那些旧屋旧物,徒然增加一些不必要的怀旧情感;三来,家里人现在都不在了,我回去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更主要的是,东北是在人民手中光复的,大帅府的所有权应归人民所有,我没有资格再做它的主人。”

谁也不会料到,张学思在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后,竟一次也未去过他的故居——大帅府。1945年和1949年,张学思两次在沈阳居住,对于近在咫尺的故居,不仅他本人没有光顾,也没带他的爱人谢雪萍去看过。直到1984年秋,年逾花甲的谢雪萍重访沈阳,才第一次走进了张学思幼年生活的故居,走进了大帅府。此时,她的丈夫张学思将军已经离世14年之久了……

原载:《福建党史月刊》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没有相关文章
 
淄博党史网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党史委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zb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淄博市金晶大道140号 电 话:0533-2161629 信 箱:dswxjk@163.com 
鲁ICP09080040号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